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以房养老”需“保险+政府”双轮驱动

发布时间:2017-05-16 09:24:05    作者:杨孟著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杨孟著

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下称“以房养老”),作为保险业服务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业务创新成果,已正式纳入我国顶层设计的视域。大力推进“以房养老”市场发展,积极探索存量房产养老资源化的最优转化途径和实行形式,是适应当前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加深新局势,不断丰富完善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有效破解社会养老困局“社会问题”的重大战略举措。

尽管按照保监会《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要求进行首批“以房养老”试点成效并非尽如人意,但并不能因此而否定“以房养老”的重大创新价值和实践意义。相反,却以本土实验的形式,再次验证了已被西方发达国家反复验证了的“以房养老”需“保险+政府”双轮驱动的事实。这意味着,政府的“在场”和“不离不弃”,并非简单的客观需求使然,而是保险与市场互动关系内在逻辑的现实演绎。

“以房养老”市场的发展,实际上是以一个稳定的房产市场为其隐含假设的。也就是说,稳定的房产市场是“以房养老”产品开发和“以房养老”市场发展赖以生存的前提条件。现实中,这一前提条件往往是不存在的,这就有必要在“以房养老”机制设计时,通过适当的制定安排,对冲由这一因素导致的“以房养老”行为扭曲现象。否则,在完全由市场“说了算”的环境中,“以房养老”市场是无法良性生长的,这已被国外大量的经验事实所验证。

我国现行的“以房养老”制度就存在一个严重机制设计缺陷:参与双方权益保护不对等,风险分担不平衡,对消费者保护有余,对保险机构保护不足,核心是缺少政府“在场”。在完全由市场“说了算”的语境下,保险机构必然按照风险管理的基本逻辑,在风险溢价上做文章,其结果是事与愿违,于“以房养老”市场的发展不是相促进,而是相掣肘。鉴于笔者已在《如何撬动“以房养老”市场?》(本报2017年4月13日第6版)一文中已就有关问题提出了“保险+政府”双主体风险分摊机制的设想,故不再赘述。该设想可视为“保险+政府”双轮驱动在保险机制内在构造中的具体体现形式。

需要指出的是,在“保险+政府”双主体风险分摊机制框架下,政府承担“不可衡量的”房产价值波动风险无疑是确保保险机构未来预期“房产理论变现值”等价于到期实际变现“房产理论变现值”的前提条件。在这种意义上,政府的定位实际上是让其扮演了“再保险”的角色。从总体上来看,当未来房价走势平稳且可预期时,房产实际变现值与“房产理论变现值”的差额在动态上应该逐渐收敛于一定的区间范围之内。也就是说,政府的财政支付压力是极其有限的,财政支付风险也是完全可控的。

理论上讲,即使市场机制能够自我演化出一套与“以房养老”市场相匹配的“再保险”机制,那它也一定是非最优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以保险机制原理的视角考察,作为保险市场主体的保险机构与作为产品市场主体的厂商的本质区别性,以及作为“以房养老”的保险产品与作为普通险种的保险产品的本质区别性,共同决定了“以房养老”市场“再保险”机制只能由政府来提供。跳出保险机制原理视角来考察,“以房养老”制度与政府主导的基本社会保障制度的互补性,社会养老资源与政府公共财政资源的替代性,房产市场发展与政府行为的激励兼容性,以及“以房养老”产品的公共性和准公益性等,也完全支持“以房养老”市场“再保险”机制由政府提供的合理性。

极端地讲,无论是普通产品市场还是普通保险产品市场,如果产品不“适销对路”,市场机制的力量就会自动将其淘汰出局,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但对于“以房养老”市场来说,让其淘汰出局显然是“不道义”的,因为它是涉关未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大“社会问题”。由此,作为“以房养老”市场“再保险”机制提供者的政府,在这里的作用就是修弥市场“短板”,回归保险本位。更深入地讲,助力“以房养老”市场发展,不仅仅是保险机构和政府的责任与担当,而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也正因于此,目前世界上凡实行“以房养老”制度的国家,均无一例外地采用了“以房养老”市场“再保险”机制由政府提供的做法。

美国是世界上最早采用“以房养老”市场“再保险”机制由政府提供的国家。进入本世纪以来,美国“以房养老”市场发展十分迅速,这与美国政府的积极支持是分不开的。目前美国“以房养老”市场普遍采用的“房产价值转换抵押贷款”(HECMs)和“住房持有者贷款”(HomeKeeper)两种模式,均由美国政府直接提供担保或由美国政府资助的企业提供担保。也就是说,一旦出现老人身故后的房产实际变现值与实际累计支付的年金总额的差额,当前者低于后者时,则由政府财政资金或由政府出资设立的风险补偿基金兜底。

除了修弥市场“短板”,回归保险本位外,政府驱动“以房养老”市场发展的着力点还包括:一是优化市场环境,引导行为预期。如在税收制度体系方面,应尽快开征遗产税(实行“以房养老”免税政策,引导“以房养老”行为预期)和房地产税(有效遏制房产市场投资投机行为,减少房产价格波动);二是提供顶层设计,完善配套措施。如研究制定“以房养老”制度框架,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等;三是加强“以房养老”市场有效监管;四是培育社会服务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