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权信用评级出炉

发布时间:2017-05-18 09:17:17    作者:李忠献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李忠献

“一带一路”战略现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根据商务部最新数据,近3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达到3.1万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26%。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面向沿线经济体、契合区域发展需要,正在赢得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同。

近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权信用分析报告》,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权信用特征进行了分析。

报告首先按照沿线国家的经济体量、国际经济参与度及分析数据的可获得性等标准,选择50个国家作为分析对象;同时,按照这些国家所处的地理区位、经济特性,将其划分为东南亚、南亚、中东石油生产国、中亚、中东欧、独联体和中东北非7大区域。这些国家的主权信用风险特征能够充分、有效地体现“一带一路”沿线的整体状况。

沿线国家债务负担低 经济发展水平偏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整体偏低。该区域既有卡塔尔、新加坡两个人均GDP高于5万美元的高收入经济体,也有多达10个经济体2016年人均GDP低于2000美元,这其中就包括人口大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整体上看,2016年沿线国家人均GDP为3766.3美元,远低于全球人均10227.2美元的水平。2016年沿线国家经济总规模约为11.7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的15.7%,但人口占比高达42.7%,两个数据的反差显示了“一带一路”沿线经济发展整体落后的现实。从区域来看,除中东欧地区凭借整体较高的产业发展水平、中东8个产油国依靠优越的自然资源禀赋,人均GDP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之外,其他5个区域经济发展均明显落后,其中南亚区域人均GDP仅为1637.5美元。

沿线国家政府主权债务负担相对较小。作为主权信用风险评估的核心指标之一,2016年全球各国中央政府平均负债率为70.8%,而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该指标仅为46.2%。分区域来看,尽管区域内各国间差别较大,但7个区域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其中独联体区域主权债务水平仅为19.8%,主要受俄罗斯政府低债务负担影响。需要指出的是,沿线区域国家主权债务负担偏低一方面体现出相关国家政府偿债压力可控,但同时也反映出沿线国家多属发展中经济体,中央政府的债务耐受能力不足。此外,沿线国家中仍有黎巴嫩、蒙古等10个发展中经济体政府负债率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偿债压力明显偏高。

绝大多数国家评级将保持稳定

2016年沿线国家中,有24个经济体主权信用等级处于投资级以下,占比48.0%。而根据东方金诚主权信用风险评级模型,在全球133个经济体中,投资级以下占比为42.9%。这意味着沿线经济体中主权信用风险偏高的国家占比较多。就整体而言,2016年沿线国家主权信用指数均值为51.4,相当于主权信用等级 BBBw+,而同期全球各国主权信用指数均值为60.7,相当于Aw+。分区域来看,7个区域主权信用风险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其中独联体、南亚和中东北非区域因政治稳定性风险偏高、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和金融实力较弱等原因,主权信用风险整体处于高企状态。

各国主权信用风险差异性很大。沿线国家中既有新加坡、卡塔尔两个AAAw级国家,也有阿富汗(CCw)、黎巴嫩(Bw-)、巴基斯坦(Bw-)等高风险国家,评级结果横跨20个级别范围,体现出不同国家主权债务违约风险的巨大差异性。此外,即使在同一区域,不同国家之间的主权信用等级也存在明显落差。如在东南亚,老挝和柬埔寨均被评定为违约风险较高的BBw,而新加坡则拥有最高主权信用等级。同属中东产油国,伊拉克因国内战乱等因素只能获得Bw-的主权信用评级,而卡塔尔则为AAAw。在其他5个区域,内部等级差距最小也在5个等级以上。各国之间主权信用等级的鲜明差异往往意味着其国家风险同样亦处于类似的分化状态。

在评级展望部分,东方金诚对未来1-2年内,一国主权信用等级可能的调整方向进行了评估。“正面”代表短期内存在一定级别上调的概率,“负面”代表级别可能下调,“稳定”则代表级别调整的可能性很低。通过右表可以看出,在绝大多数国家主权信用展望保持“稳定”的同时,印度、越南、老挝、阿尔巴尼亚等国在短期内可能上调主权信用等级,主要源于这些国家在保持国内政局稳定的同时,展现出较为强劲的经济发展势头。而土耳其受政局动荡可能加剧、经济增速将转向下滑、外部融资压力上升等不利影响,主权信用等级面临下调;塔吉克斯坦则因政治稳定性下降、银行业危机难以有效化解等原因,本已很低的主权信用等级存在进一步下调的可能;阿富汗在美军撤离后可能面临内战进一步加剧、外援流入受阻等重大风险,主权信用水平有可能降至最低等级。

总体上看,沿线国家中评级展望保持“稳定”的国家占比为84.0%,这意味着在经历前期全球性经济金融动荡、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等带来的冲击后,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沿线经济体的主权信用风险状况普遍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时期。

(数据来源: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