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一场酝酿8年的分手,大唐发电终清仓大地财险

发布时间:2017-07-12 14:18:12    作者:马羽佳    来源:蓝鲸保险

近日,保监会批复,同意大唐发电清仓大地保险股权,正式退出该公司。资料显示,大唐发电此前持有大地财险168,738,746股股份,转让给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后,后者将持有大地财险538,214,616股股份,持股比例为6.46%,大唐发电将不再持有大地财险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大唐发电曾在2009年就公开挂牌过大地财险的股权,不仅如此,大地财险每次的增资,大唐发电也表现的并不积极,在2006年大地财险第一次增资时,大唐发电就未曾参与,致使其对大地财险的股权比例缩减2.623%。2009年大唐发电虽参与大地财险的第二轮增资,但几天后便挂牌转让大地财险股权。大唐发电内部人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唐入股大地几年来,大地并没有给大唐贡献多少利润和效益,长期也不是很看好。

此外,大地财险2016年赔付高涨、净利润缩水、高管团队近年来的频繁更换,都或是导致大唐发电退缩的原因。

大唐发电转让股份,正式退出大地财险

近日,保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大唐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大地财险1.69亿股股份转让给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经历2009年的公开挂牌大地财险股权事件之后,今年大唐发电今年终于正式退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大唐发电转让股份后,宁波开发投资集团将持有大地财险5.3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上升为6.46%,而大唐发电将不再持有大地财险股份。

据了解,大地财险的渊源来自于1949年10月成立的具有50多年的历史背景的原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是经保监会批准成立,由中国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投资人和主发起人的身份控股设立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大唐发电于2003年作为发起人之一,与中再保集团等10家股东共同设立了大地财险,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人民币,但在大地财险之后几次的增资中,大唐发电都显得并不积极。

并且,此次大唐发电股份转让是于2016年12月正式公开挂牌的,挂牌价格为4.08亿元。而就在这之前不久,2016年11月保监会才刚刚批复同意大地财险增资10.4亿元,变更注册资本为83.4亿元。

此外,这并不是大唐发电第一次转让股权。

退出大地财险有先兆,大唐发电增资不积极

具体来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大地财险自开业以来,共经历6次增资,其在2006年底,进行第一轮增资的7.2亿元由中再集团注资6亿元,宁波电力注资1.2亿元,其他股东均未增资。此前中再集团持有大地保险60%的股份,宁波电力和大唐发电各持有10%股份,此次增资之后,大唐发电因没有按原有持股比例对大地增资,股份缩减到2.623%。

2008年9月,由于大地保险资本金不足导致偿付能力不足的原因,大地财险董事会通过了第二轮增资扩股方案,将对大地财险增资人民币30亿元,首批由大股东中再集团单独出资20.9亿元,而到了2009年3月27日,包括大唐发电在内仅四家股东共出资9.07亿元,健康元药业、亚洲联合企业、新鸿基地产保险、香港亚洲保险、泰国盘古大众保险、印度尼西亚中亚保险6家股东则缺席此次增资。

不过,这次增资决议通过后仅3天,在2009年3月30日,大唐发电便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欲以9161.62万元的价格转让所持有的大地保险5486万股股权,转让成功后,大唐发电对其的股份占比将再度减少1.439%。

根据后续的情况来看,此次大唐发电对大地财险股份的挂牌,最终因无人问津而不了了之。并且,根据之后几次保监会对大地财险的增资批复资料显示,大唐发电在2011年、2012年、2014年持有的大地财险股份占比的变化不大。

而对于增资动作如此不积极,甚至在增资后旋即变脸拍卖大地财险股份的原因,可以从内外两个部分来分析。

从外部因素来看,2009年大唐发电内部人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唐入股大地几年来,大地并没有给大唐贡献多少利润和效益,长期也不是很看好。可以看出,彼时大地财险的业绩萎靡,使大唐发电对此项投资有点心寒。

从大唐发电的内部原因来看,在煤价不断上涨的背景下,营收下滑净利润亏损或成为其转让大地财险股权的一个重要原因。大唐发电自2012年以后,营业收入一直处于下滑状态,业绩面临较大压力。具体来看,根据大唐发电年报数据显示,其2012年至2016年的营收入分别为775.98亿元、752.27亿元、701.94亿元、618.9亿元、591.24亿元,而其在2016年的年报中还预计,由于2017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需求增速放缓,电力供需将延续总体富余、部分地区明显过剩的格局,今年大唐发电仍将面临营收压力。

而根据大唐发电今年的一季报数据来看,大唐发电今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153.12亿元,对比上一季度增长16.44%,但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7.66%,为6.31亿元。

赔付增长利润缩水,此外高管还频繁更换

除此之外,大地财险2016年的净利润缩水,高管层面频繁变动或许也是推动大唐发电退出的重要原因。

从净利润方面来看,受赔付支出和投资收益影响,2016年大地财险的净利润下滑。具体来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15年底,大地财险就“8.12”天津爆炸事故赔案达成理赔协议,赔款金额确定为17.3亿元,并在2016年1月10日前全部支付完毕。在此影响下,2016年大地财险的赔付支出高达177.68亿元,同比上涨27.43%。

此外,数据显示,2016年大地财险的投资收益为13.72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2.04%。在这两项数据的影响下,虽然去年大地财险的保险业务同比上涨20.18%,收入320.71亿元,但其净利润仍然缩水7.77%,为12.47亿元。

另一方面,大地财险的高管层面的频繁更换或许也是推动大唐发电意欲退出的原因之一。

具体来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5月,保监会核准和春雷担任大地保险董事长职务,核准陈勇担任大地保险董事、副总经理。而在这之前,2011年大地财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为蒋明,到了2011年下半年,中再集团向大地保险任命了新的管理层,即欧伟任大地保险董事长,郭敏任总经理,不过两年光景,大地财险的高管团队便在2014年又遭换血。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今年7月,保监会公布了大地财险新的董事长——袁临江,原董事长和春雷则调任中再产险董事长。

而从数据来看,大地财险每一次的高管调整,几乎都是在发生大地财险净利润的下滑情况之后。如在2013年的时候,有知情人士就表示,该次人事调整主要是因为集团对大地保险2013年的经营情况不甚满意。中再集团原董事长李培育也曾在2014年指出,集团公司十分关注大地保险当前面临的经营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