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牛羊从此是财富——保险助力甘肃甘南脱贫攻坚纪实

发布时间:2017-12-29 08:07:36    作者:杜亮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编者按:2017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这次会议上,首提“三区三州”连片深度贫困地区概念,即西藏、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和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这些地方生存环境恶劣,致贫原因复杂,脱贫攻坚难度大。那么,这个难点是如何克服的?让我们走进甘肃甘南州。

□记者 杜亮

“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对这句牧区的老话,45岁的仁青体会最深。一碰上大病大灾,带毛的牛羊大面积死亡,仁青是欲哭无泪。但是自从有了牦牛、藏羊保险,牛羊的家庭地位就有了根本性变化。

请看发生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的真实故事。

拐过那道山弯

甘南州,是西藏以外的“四省藏区”之一,是国家2017年确定的“三区三州”连片深度贫困地区,也是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

怎么个“贫”法?在甘肃14个地市GDP排名里,甘南州始终位居末席,保费收入亦是如此。和其他较发达地区相比,甘南的保费结构有两个特点:一是产险收入多于寿险;二是农险收入多于车险。典型的贫困区、农牧区的特点。

“十九大报告里讲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在甘南体现得最明显。”甘肃保监局局长焦清平对《中国保险报》记者说。坐在从兰州开往甘南的汽车上,记者一路琢磨着焦清平所说的甘南特点。

“快看,拐过那道弯就是甘南了。”同行的甘肃保监局同志说。此前,车行驶在临夏回族自治州的道路上,放眼望去,掠过一座座清真寺,真的是“一村一寺”。进入甘南州的辖区,藏传佛教的标志性建筑白塔逐渐多了起来,而山势也起来了。

车到夏河县。司机扭过头说,“你坐车感觉不到,实际上这里海拔已经比兰州提升了1000多米了。”

记者看了一下车上的海拔显示:2910米。

“保险,沙哥西哥”

我们要去的是甘加乡仁青村。离夏河县城不远,翻过一座山就到了。不过,这一回我们感到了明显的海拔变化,车子一路爬升,到达山的最高处是3380米。不仅是高度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景致的不同。翻过山,一片丘陵起伏的大草原呈现在记者面前,同行的甘肃保监局干部也不禁啧啧赞叹,“现在草是黄的,到夏天绿油油的,才好看。”

我们去的农户主人也叫仁青,家里有5口人。2016年养了100多只羊,因为疾病、缺乏草料等自然原因,死了11只,保险赔了他3300元。

“保险,沙哥西哥(好)!”仁青憨憨地一笑。

“没有保险,行不行?”记者问。

仁青满脸害羞地吐了一下舌头,赶紧说,“不行!”

有了保险保底,仁青信心满满,2017年把养羊规模一下子扩大到300多只。

2016年一只羊出栏价是600多元,2017年行情见涨,达到每只1000多元。仁青这300多只羊,如果同时出栏,算起来毛收入就是30多万元。眼见着就是笔财富啊。

可是,如果是在8年前,这些羊在牧民眼里跟财富无缘。有道是,“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带毛的,就是指牛羊等家畜家禽。牛和羊,一旦碰上一场疫情或者雪灾等自然灾害,就会大面积死亡,从而让牧民一年的辛苦白费。牧民因此致贫、返贫的不在少数。

2010年,中央10号文件明确将青稞、牦牛和藏系羊等藏区特色农牧业纳入中央财政补贴的保险品种。保费由中央财政补贴40%,地方财政补贴50%,农牧民个人只要出10%。保险费率是6%。仁青的300只羊,按照每只保额300元计算,他个人只要出540元保费,就能获得这些羊遭遇天灾或者疫情死亡的保障。

仁青只是甘南众多农牧业保险受益者中的一个。目前,牦牛和藏羊的保险在甘南州承保覆盖面已达90%,是四省藏区里牦牛、藏羊承保量最大、承保面最高的地区。据承保的人保财险甘南州分公司介绍,投保的牦牛从2011年的47万头增加到2017年的124万头;投保的藏系羊由84万只增加到226万只;另承保青稞12万亩。农险的保费由2011年开办初期的7300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1.95亿元。农险保费占人保财险甘南州公司总保费的57.5%。

中央的一项补贴政策,带动了农牧民脱贫致富,也带动了保险公司的大发展,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润泽草原的“阳光雨露”

藏区农牧业保险对于推动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如今,这里的畜牧业经营已从以户为单位逐步转变为以各种专业合作组织为主的多元化生产方式,由此带来了畜牧业整体素质的提升。

仁青村的养殖大户闹日,今年39岁,是夏河县高宝原甘加藏羊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他的合作社养羊1万多只,自己有800多只。2016年,整个合作社羊因病因灾死亡900多只,保险赔了27万元。

“去年一只羊赔300元,感觉还是太少了。如果今年一只能赔到800元,我们自己负担全部保费48元都行。”闹日对人保财险的同志说。2016年,他家的年收入达到了6万元。

“对于散户和合作社这样的大户,风险承受能力不一样,补贴政策上应该区别对待。”甘肃保监局的同志表示,“这样,群众才更有积极性。”听了这话,人保财险的同志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些年的理赔已经让牧民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近年来,牛羊保险户均赔款高达7300元,以至于牧民将牛羊保险称为润泽草原的“阳光雨露”。

“回顾这些年甘南牛羊保险发展的历程,最关键的一个变化就是牧民群众因为保险有了财富的获得感。”在焦清平看来,这正是十九大精神的题中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