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助力养老第三支柱

发布时间:2018-05-14 09:33:08    作者: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记者 王南

上胜町位于日本德岛县中部,是一个不到1500人的小村庄,周围是无边无际、郁郁葱葱的森林。这里的人口老龄化十分严重,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达到了51.49%。为破解人口过疏化和高龄化两大课题,当地想出了应对妙招,让老人们捡彩色树叶卖给餐馆做装饰品,不少人有了生计,有些人还因此致富。这个励志故事的背景是超老龄社会的严峻现实: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不可一世的“日本可以说不”,到现在“失落的二十年”看不到尽头的沉寂……

中国面临的挑战也许更加艰巨:未富先老,且老龄化进程更加迅猛。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中国老年人口比例严重超标,预计到2040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正以每年5%的速度增加,到2040年将增加到7400多万人。

随着退休人口的增多,其占劳动力人口的比重也会越来越高,由此带来的政府社会养老保险负担也会加重。作为我国养老保障体系第一支柱的社会基本养老保险保障水平较低、面临较大的可持续压力,养老金替代率逐年下行:从2001年到2014年底,基本养老金替代率从73.2%下降至42.6%,远低于世界银行建议的70%,仅靠第一支柱难以满足退休群体的养老需求。而目前第二支柱中的企业年金发展缓慢、覆盖率较低,覆盖范围仅占全国就业人口的3%。第一、第二支柱的养老保障已无法充分满足人们的养老保障需求,“421结构”使得家庭养老功能逐步退化,大力发展第三支柱是当务之急。

自2018年5月1日起,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在上海市、福建省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试点。这是国家推进养老保障体系向“三大支柱”支撑协调迈进的有力举措。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的核心内涵是通过税收递延,鼓励老百姓购买个人商业养老保险,将养老第三支柱做大做强,实现对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的补充,提高养老金替代率。

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采用EET模式,即购买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保费支出可以税前扣除,账户资金收益也暂不征税,等到领取养老金时再根据当年的税率缴税。按照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等部门联合发布通知,保费税前扣除限额按照当月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收入的6%和1000元孰低确定。领取商业养老金时,25%部分予以免税,其余75%部分按照10%的比例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从《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2017》的调查结果来看,民众对于税延险的参与意愿较高。78.9%的调查对象表示,愿意参加个人税延养老金计划,主要为30-49岁人群,其中缴费意愿为1000元以上、500-1000元、300-500元、300元以下的受访者占比为9.4%、22.2%、38.9%、29.5%。

税延险对于高收入人群具备一定的吸引力。若参保人每月收入17000元,每月扣除限额1000元,则每月少交个税250元,每年递延的个税合计3000元。若投保人从30岁开始购买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在税前扣除额维持1000元、收益率5%的假设下,递延的税收在30年后价值约20万元。

未来随着试点工作的推进和养老需求的提升,税前列支额度可能还将逐步提升。美国的I RA计划刚推出时的税前列支额度为每年1500美元,经历了6次调整,逐步提升至5000美元。作为美国养老体系的第三支柱,2017年底IRAs资产已经达到9.2万亿美元,在养老资产中占比达到三分之一。国内目前商业养老保险在养老体系中占比较低,未来还需要出台相关鼓励措施支持第三支柱发展。

除税收递延商业养老保险外,发展第三支柱可能还需要更加丰富的产品。本次试点的税延型商业养老险的税收优惠力度有所提升,但收益较低可能使得该产品吸引力有限。我国目前商业养老保险主要是具备保本属性的定额年金,回报率普遍分布在4.5%以下,保本要求也限制了保险公司的投资选择,使得保险公司只能选择风险较小但同时收益率较低的投资品。万得数据显示,国内保险资金投资于股票和基金的资金比例仅为12.85%,远低于美国IRA账户持有的权益资产比例。

参考海外私人养老金运营的成功经验,除税收递延型保险外,产品多样化也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重要推手。国内目前有相关产品推进,4月养老目标基金申报已经开闸,养老目标基金落地指日可待,这些产品可与商业养老保险互补,有望做大做强养老金的第三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