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细节看保险:农险招标该改改了

发布时间:2019-05-10 11:11:34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庹国柱

这几年,农业保险经营主体越来越多。众多保险经营主体登陆农险“新大陆”,使得热心发展农业保险的各级政府有了更多的选择。不过,面对几家甚至几十家公司蜂拥而至到各地争抢农险“蛋糕”的“盛大”场面,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农险招标喜和愁

喜从何来?有这么多的保险公司愿意为乡村振兴出力,愿意参与农业保险经营,为乡村振兴出力,为农业现代化做贡献,无论政府还是农户都是高兴的。

愁从何来?省省招标、市市招标、县县招标、甚至乡乡招标,给各家保险公司带来无尽的麻烦,也给各级领导带来不同的忧虑。保险公司为了中标,可谓劳心、劳力、伤财。除了精心准备标书,还要四处“公关”,而且尽可能要找上下左右能管事的领导和设计标书的政府部门或者保险中介,让他们尽量将本公司的“长项”选进指标,并给的分值高一些,权重大一些。即使得到一“包”两“包”,依然愁云难消:有位公司负责人说,前期、中期已经破了不少财了,最后去领取“中标通知书”还要交一大笔钱。

那些设计标书的部门或中介,要挖空心思事先找好充分的指标和分值设计理由,既让“心仪”的候选投标者中标,还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更有甚者,还制定拼价格(费率)的条款,想获得最低的报价。

当然,多数政府领导却为这所谓“公平”招标头疼:哪家公司都不容易,“来的都是客”,舍弃谁家也不忍心。所以还不如当个“和事佬”算了,把“招标”变成“磋商”,人人有份,各家公司分的这块“蛋糕”虽小,但不“挫伤”任何一家登门客人的积极性。

公平乎,不公也

招标是市场化机制的产物,据说是为了公平竞争。从理论上说,这话没错。招标方的同一个招标标的,进行公开透明招标,同类投标企业都志在必得,那就看谁开出的条件最优厚,服务最精心,价格最合理,就选谁。开始那些年,也真是这样。我也当过评标专家,忠心耿耿、认真负责地为招标方把关、评标。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这招投标变“味”了,主持招标的部门或者中介人,出于某些目的,在招投标的前期、中期和后期都开始“做手脚”了,标书设计可以根据发标方或者中介人的倾向和意图来设计,评标也就是走过场了,招投标过程成了名副其实的“黑箱”。作为评标专家,已经不再是专业和公正立场的代表,而是招标方为了实现某些特定“目标”而随心所欲的工具了。

没想到,农业保险招标也没有逃脱这种被异化的槽臼,令人伤心不已。最近,到各处走走,不少地方的农业保险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新一轮经营主体的招投标。听到政府官员、保险公司经理大吐苦水,很是同情。不少同仁对这种又期待又愤懑的招标难以认同。因为不仅招标本身没有公平可言,拼价格更是匪夷所思,就是招标费用有的地方也非常离谱。某县招标,不仅申领标书要收数千元甚至万元,就连领取“中标通知书”也要收取高达8万元之多的“中标费”,这就令人莫名其妙,甚至忍无可忍了。似乎这参与农业保险的公司都是“唐僧”,各方“神圣”都想吃一口。当然对于这招标,有的县上领导面对如此众多保险公司凌厉的“公关攻势”,也真的有点招架不住,只能躲躲闪闪,迟迟不敢拿出招标方案。即使招标结束,那些中标公司也不满意,花了巨大成本,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该分到的地盘,没有得到更多的“包”。没中标的公司,那种落魄甚至愤怒更是溢于言表。

招标改革之策

招标乱象是与农险制度缺陷相联系的,这是没有规范竞争的必然结果。

农险招标改革势在必行。以笔者之陋见,农业保险招标制度改革,可有上中下三“策”可选。

上策,废除招标制度。对各地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业务实行共保制度,根据各经营主体的意愿和其他条件,包括已有经营经验和服务质量评估,确定参与共保体中的份额。这种份额甚至参与资格在一定条件下也是可以变动的。为了调动参加共保的各家公司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能由主承保商一家经营,其余公司只是分配保费、分摊赔款的做法,共保成员可以“轮流坐庄”‘共保体内所有参与公司都分配适当的经营范围,便于评估其服务水平和质量,作为共保中“坐庄”或者份额变动的依据。

中策,只能允许市级或县级招标。一县只选择一家公司经营,便于中标公司中标后在服务网络建设上投资,提高服务质量和降低经营成本。不允许乡级招标。要让公正中立的第三方中介机构独立进行招标,不能由政府部门或者官员指定招标单位,政府的各级领导不能以任何形式干预和影响招标活动。招标标书的设计制定要公平公正,杜绝指标的片面确定(最好由省上统一设计制定)。招标费用也要由省里做统一规定,不能让招标单位随意定价,巧立名目乱收费。

下策,维持目前的招标现状,但是把流程做规范、简单。

上面只是提出几条思路,希望大家群策群力,做好农险招标改革,进一步加强农业保险制度建设,把农业保险做得更公平更有效率,使之真正成为农业市场公平公正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