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银行上半年业绩系列观察之四

农商行坚守支农支小定位

发布时间:2019-09-12 08:13:20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实习记者 许予朋

上半年,农村金融机构稳步增长。截至6月底,农村金融机构总资产与总负债分别为364814亿元、336635亿元,尽管体量偏小,增速却不输大型商业银行与股份制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是农村金融机构中的“主力军”。

截至发稿时,10家上市农商行均已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报告。在区域性银行迎来高光时刻的同时,其经营水准与业务定位也受到更多人的关注。资产规模上,重庆农商行与广州农商行领跑;地域分布上,上市农商行呈现出南多北少的特征,其中仅江苏省便拥有6家;业务模式上,各家农商行坚守服务县域、支农支小的定位,百花齐放。

重庆、广州两家农商行领跑

截至6月30日,重庆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分别以10196.85亿元与8533.46亿元的资产规模保持着“领跑者”的地位。营收方面,重庆农商行上半年以7.6%的增幅稳步向前,广州农商行增幅则达到32.11%,保持较快增速。

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与广州农商行存贷款规模都在继续攀升,利息净收入均以两位数增长,分别达到114.95亿元及77.373亿元。两家银行的净息差双双达到2.35%,显示出两家银行作为主业的存贷业务持续向好。两行上半年非利息净收入增长均放缓,其中重庆农商行非利息净收入为17.84亿元,同比下降58.61%,这是该行在资管新规要求下积极调整投资结构所致。广州农商行非利息净收入为30.63亿元,同比上涨18.44%,主要归功于金融投资净收益扭亏为盈。

资产质量方面,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一直低于A股上市农商行平均水平。截至6月30日,该行不良贷款率1.25%,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广州农商行受潮州农商行并表及收购不良资产包等因素影响,不良贷款率为1.40%,较上年末上升0.13个百分点。

服务“三农”与小微方面,重庆农商行与广州农商行依旧是农商行梯队的“排头兵”。根据半年报披露信息,重庆农商行县域金融业务贷款余额为1948.00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0.82%;涉农贷款余额达1572.27亿元, 小微企业贷款615.37亿元,保持稳步增长的态势。广州农商行则更侧重于服务小微,截至报告期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256.29亿元,较年初增长13.60%;涉农贷款余额363.94亿元,较年初增长18.16%。

此外,披露涉农贷款的还有江阴银行,为432.2亿元。青岛农商行、吉林九台农商行则在小微企业贷款方面表现“亮眼”,分别为867.75亿元与572.52亿元。

江苏6家农商行总资产继续增长

江苏省是鱼米之乡,地方经济环境较好。从江苏省6家农商行的战略定位来看,深耕本土金融市场一直是各家银行坚持的发展方向。半年报数据显示,6家农商行总资产规模较去年增长,其中紫金银行依旧为6家之首,达到2042.5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74%;江阴银行总资产增幅最大,为1253.9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18%。

从盈利情况来看,6家农商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均呈稳中向好的态势。其中,常熟银行营收和净利润最高,分别达到31.21亿元与8.54亿元,延续了以往高增长的态势。年初新上市的紫金银行紧随其后,2019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到24.05亿元与7.15亿元。张家港银行则保持了最快营收增速,达到25.71%。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利率市场化推进下,贷款定价承压是行业趋势,常熟银行上半年息差仍达到3.03%,同比提升16个基点,继续居全行业首位。平安证券研报称,常熟银行息差向好主要归功于一般存款改善带动的负债结构优化,以及流动性宽裕下主动负债的成本下行。此外,尽管大行业务下沉对小微贷款投放造成一定压力,但常熟银行长期深耕小微“三农”领域,和大行差异化的客群定位赋予其较强的定价能力,预计未来息差仍具备相对优势。此外,张家港银行净息差也实现了高位提升,受益于其小微金融(主要是个人经营贷款)及零售战略的推进。

较之于国有大行及股份行,资产质量一直是农商行的“软肋”。但根据半年报数据,今年上半年,江苏6家上市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均较去年有所下降,其中,常熟银行的不良率低至1%以下,较上年末降低3个基点。可圈可点的成绩单背后,是各家银行在不断加大对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增强风险抵抗能力。

资本充足率方面,今年新上市的紫金银行上半年实现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双增。同为今年上市的青岛农商行方面则表示,该行通过发行股票募集的接近22亿元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已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反观近年来迭起的中小银行“上市热”,高盛一名分析师告诉记者:“鉴于当前的监管规定和商业银行普遍的业务模式,所有银行都有天然而内在的上市动力。上市是一种便捷的、可以快速获取一级资本的方式,银行想要扩张自己的资产规模,不可避免会走上上市的道路。”

资产结构还有优化空间

今年银行业监管政策侧重于“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举措。下半年,农商行在稳步发展的同时,亦需把牢政策脉搏,坚持定位本色,改善结构性痛点,力求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最新发布的数据,上半年,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0.7%、11.4%、14.1%,而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有半数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未达到商业银行平均水平,其中吉林九台农商行上半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更已逼近监管红线。下半年,上市农商行在资产结构方面还有持续优化的空间。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在新发布的《2019Q2银行业运行》中建议,商业银行要利用政策红利,多渠道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构建多层次、多元化的资本结构。

今年初,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 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明确要求农商行更好地回归县域法人机构本源、专注支农支小信贷主业,促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部分农商行半年报也显示,以小微贷款为主的普惠金融在上半年出现较大增幅。一方面, 银行加大了涉农贷款与小微贷款投放量;另一方面,也在纷纷构建产业融合模式平台,对接新型农村经营主体资金需求,开设专项贷款通道,并通过网点下沉、合并村镇银行等方式,让普惠金融的阳光洒向更多土地。


银行上半年业绩系列观察之四

农商行坚守支农支小定位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09-12

□实习记者 许予朋

上半年,农村金融机构稳步增长。截至6月底,农村金融机构总资产与总负债分别为364814亿元、336635亿元,尽管体量偏小,增速却不输大型商业银行与股份制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是农村金融机构中的“主力军”。

截至发稿时,10家上市农商行均已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报告。在区域性银行迎来高光时刻的同时,其经营水准与业务定位也受到更多人的关注。资产规模上,重庆农商行与广州农商行领跑;地域分布上,上市农商行呈现出南多北少的特征,其中仅江苏省便拥有6家;业务模式上,各家农商行坚守服务县域、支农支小的定位,百花齐放。

重庆、广州两家农商行领跑

截至6月30日,重庆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分别以10196.85亿元与8533.46亿元的资产规模保持着“领跑者”的地位。营收方面,重庆农商行上半年以7.6%的增幅稳步向前,广州农商行增幅则达到32.11%,保持较快增速。

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与广州农商行存贷款规模都在继续攀升,利息净收入均以两位数增长,分别达到114.95亿元及77.373亿元。两家银行的净息差双双达到2.35%,显示出两家银行作为主业的存贷业务持续向好。两行上半年非利息净收入增长均放缓,其中重庆农商行非利息净收入为17.84亿元,同比下降58.61%,这是该行在资管新规要求下积极调整投资结构所致。广州农商行非利息净收入为30.63亿元,同比上涨18.44%,主要归功于金融投资净收益扭亏为盈。

资产质量方面,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一直低于A股上市农商行平均水平。截至6月30日,该行不良贷款率1.25%,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广州农商行受潮州农商行并表及收购不良资产包等因素影响,不良贷款率为1.40%,较上年末上升0.13个百分点。

服务“三农”与小微方面,重庆农商行与广州农商行依旧是农商行梯队的“排头兵”。根据半年报披露信息,重庆农商行县域金融业务贷款余额为1948.00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0.82%;涉农贷款余额达1572.27亿元, 小微企业贷款615.37亿元,保持稳步增长的态势。广州农商行则更侧重于服务小微,截至报告期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256.29亿元,较年初增长13.60%;涉农贷款余额363.94亿元,较年初增长18.16%。

此外,披露涉农贷款的还有江阴银行,为432.2亿元。青岛农商行、吉林九台农商行则在小微企业贷款方面表现“亮眼”,分别为867.75亿元与572.52亿元。

江苏6家农商行总资产继续增长

江苏省是鱼米之乡,地方经济环境较好。从江苏省6家农商行的战略定位来看,深耕本土金融市场一直是各家银行坚持的发展方向。半年报数据显示,6家农商行总资产规模较去年增长,其中紫金银行依旧为6家之首,达到2042.5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74%;江阴银行总资产增幅最大,为1253.9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18%。

从盈利情况来看,6家农商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均呈稳中向好的态势。其中,常熟银行营收和净利润最高,分别达到31.21亿元与8.54亿元,延续了以往高增长的态势。年初新上市的紫金银行紧随其后,2019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到24.05亿元与7.15亿元。张家港银行则保持了最快营收增速,达到25.71%。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利率市场化推进下,贷款定价承压是行业趋势,常熟银行上半年息差仍达到3.03%,同比提升16个基点,继续居全行业首位。平安证券研报称,常熟银行息差向好主要归功于一般存款改善带动的负债结构优化,以及流动性宽裕下主动负债的成本下行。此外,尽管大行业务下沉对小微贷款投放造成一定压力,但常熟银行长期深耕小微“三农”领域,和大行差异化的客群定位赋予其较强的定价能力,预计未来息差仍具备相对优势。此外,张家港银行净息差也实现了高位提升,受益于其小微金融(主要是个人经营贷款)及零售战略的推进。

较之于国有大行及股份行,资产质量一直是农商行的“软肋”。但根据半年报数据,今年上半年,江苏6家上市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均较去年有所下降,其中,常熟银行的不良率低至1%以下,较上年末降低3个基点。可圈可点的成绩单背后,是各家银行在不断加大对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增强风险抵抗能力。

资本充足率方面,今年新上市的紫金银行上半年实现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双增。同为今年上市的青岛农商行方面则表示,该行通过发行股票募集的接近22亿元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已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反观近年来迭起的中小银行“上市热”,高盛一名分析师告诉记者:“鉴于当前的监管规定和商业银行普遍的业务模式,所有银行都有天然而内在的上市动力。上市是一种便捷的、可以快速获取一级资本的方式,银行想要扩张自己的资产规模,不可避免会走上上市的道路。”

资产结构还有优化空间

今年银行业监管政策侧重于“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举措。下半年,农商行在稳步发展的同时,亦需把牢政策脉搏,坚持定位本色,改善结构性痛点,力求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最新发布的数据,上半年,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0.7%、11.4%、14.1%,而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有半数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未达到商业银行平均水平,其中吉林九台农商行上半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更已逼近监管红线。下半年,上市农商行在资产结构方面还有持续优化的空间。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在新发布的《2019Q2银行业运行》中建议,商业银行要利用政策红利,多渠道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构建多层次、多元化的资本结构。

今年初,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 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明确要求农商行更好地回归县域法人机构本源、专注支农支小信贷主业,促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部分农商行半年报也显示,以小微贷款为主的普惠金融在上半年出现较大增幅。一方面, 银行加大了涉农贷款与小微贷款投放量;另一方面,也在纷纷构建产业融合模式平台,对接新型农村经营主体资金需求,开设专项贷款通道,并通过网点下沉、合并村镇银行等方式,让普惠金融的阳光洒向更多土地。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