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健身”到“赋能” 信托业逐浪前行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信托业从无到有,从无序竞争到规范化操作,始终没有放弃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探索与坚持。随着全球迈入第三次信息化浪潮时代,金融业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探索,信托业也迎来又一次发展机遇。

□实习记者 樊融杰

截至2018年底,中国信托业的68家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已达22.7万亿元,同时,在过去3年中,信托业投入实体经济领域的信托资产也由12.71万亿元增长至16.21万亿元。丰硕的成果离不开信托人不忘初心的坚守,也离不开金融科技对信托业的“赋能”效应。


市民在工作人员引导下用“智能机器”搜寻商圈服务信息。

健身篇:金融科技让信托业“健身”

底层变革迎机遇

早在2013年,伴随着余额宝的横空出世,金融与互联网相互融合的趋势愈发明显。在这一年里,互联网思维犹如一场当代的文艺复兴,影响并改变着传统的金融业态和格局。银行、券商、基金、保险等传统金融业机构都开始积极谋变以巩固既有优势地位。

增大客户营销半径、提高客户黏性和体验度、制定个性化的业务风险准入标准甚至开展相应的业务模式创新,这些传统信托公司梦寐以求的发展目标随着互联网的应用而得以实现。

高效便捷的金融科技与灵活的信托业相结合,使得信托业务有了更广泛的施展空间。从原来需要面对的高净值客户群体逐步转向那些有资产配置需求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其他社会群体。当前,全国68家信托公司均在运用信息科技手段不断完善内部管理、加强风险控制和推动业务发展。其中,万向信托已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保管箱业务,中航信托则将人工智能运用到资产配置平台。

借助金融科技的手段,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的节奏引领传统信托业务办理模式转型。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通过新的科技营销渠道,如手机APP、微信、网上信托等创新服务模式,为客户提供更加高效的服务。

“具体而言,金融科技将重构信托公司客户端、产品端与风控端模式:一是赋能客户端,扩大服务边界,提升服务水平;二是助力产品端,重塑业务生态;三是优化风控端,提升管理质效。”益普标准分析员夏雨对记者表示。

办理业务更快捷

2015年底,国务院发布《推进惠普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指出普惠金融是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鼓励金融机构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信息技术,打造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信息、资金、产品等全方位金融服务。

在技术与政策的双重利好下,不少信托公司跃跃欲试,欲借互联网在行业中脱颖而出。

截至2016年,中信信托、平安信托、中航信托、外贸信托、上海信托、国投信托、华润信托等信托公司拥有移动APP:绝大多数信托公司都在微信平台注册服务号或订阅号,普及率超过90%,其中部分信托公司同时运营多个账号,提供热销产品、办理网上预约等多项服务等。

华润信托还率先推出网上视频签约功能。客户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下载移动APP,登录网上信托,轻松办理产品预约、电子签约、追加认购、赋回查询等各类业务。通过网上

视频签约,可打破区域限制,提升工作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同时,视频签约还满足了监管部门对产品销售录音、录像的工作要求。

国内不少信托公司还开始尝试通过互联网实现受益权流转,提升流动性。上海信托的赢通平台可以提供包括信息发布、交易操合、资金划付等服务,参与信托受益权转让交易的转让方及受让方须符合相应准入条件方可进行交易。华宝信托打造的流通宝支持信托受益权转让、回购等,主要模式是通过自有资金为客户提供融资支持。

信托的现金管理类产品也积极投身互联网。该产品有效增加信托客户闲置资金的收益;而且,净值型开放式的现金管理类产品可以促使信托公司现有资金池业务由非标准化向标准化转变。如上海信托推出的“现金丰利”现金管理类产品,工作日开放赎回,其主要投向固定收益类产品、货币基金等高流动性资产。

服务小微力量强

长久以来,因信息不对称、成本高,大多数金融机构均无法有效满足中小微客户的融资需求。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让金融行业得以在小微客户领域有所尝试。

自2007年开始,外贸信托与多家非银行金融机构紧密合作,以小微金融终端服务商为获客渠道,为其提供专业化的平台管理与综合金融服务。经过多年实践,外贸信托已经形成小微金融领域的专业团队,在产品开发、运营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并成功接入人民银行个人征信系统,开发了全流程模块的小微金融管理系统,整合黑名单数据资源形成了自身征信辅助系统。截至2015年末,外贸信托已累计向逾500万名借款人发放了超过250亿元的小微贷款。

同时,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消费信托应运而生。中信信托、长安信托、紫金信托等纷纷参与消费金融业务,采取以消费信托计划为消费金融提供融资或者参与设立消费金融公司等多种方式。

“因为技术的进步,信托公司向消费金融领域转型才有了可能,实现了过去信托公司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中信信托作为行业内较早探索消费信托的公司之一,2015年通过子公司中信聚信与网易、顺丰合作,共同成立深圳中顺易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发力互联网消费信托。在该模式下,消费者可以根据需求和风险偏好,自由选择感兴趣的消费产品或金融产品组合;同时,消费信托还可以为消费者提供个人财富规划、消费规划、生活规划的功能。其实质是借助互联网技术实现普惠化的个人信托和家族信托。

赋能篇:金融科技的“赋能”效应

跨界合作补短板

除了与非银金融机构保持密切关系外,一些信托也选择与大型互联网企业进行合作。

华能贵诚信托(以下简称“华能信托”)先后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集团等互联网金融公司积极开展业务合作,累计合作规模达216亿元。在合作模式上,由信托公司帮助互联网平台将信贷资产进行私募型资产证券化,达到盘活客户存量资产、提高资金流动性的目的。

华能信托还联合阿里小贷推出私募型资产证券化产品,信托资金用于受让阿里小贷作为原始权益人拥有对淘宝、天猫商户以及阿里巴巴平台客户的小额贷款债权,存续期限内回笼资金可用于循环购买基础资产。

因基础债权资产的选取充分利用了阿里大数据,引入网络数据模型和在线资信调查等模式,又通过交易检验技术辅以第三方验证确认客户信息的真实性,弥补了传统信贷业务中信息不对称的劣势。与传统私募类资产证券化产品相比,该产品具有基础贷款资产品种分散、客户和行业集中度风险低、平均违约率低的特点,同时其结构化设计提高了产品的安全性和收益性。

运营服务双提效

随着越来越多业务创新的开展,不少信托公司也对自身前中后台的处理系统提出了更高要求。各信托公司都以建立规范化、规模化、健全完善的信息系统为保障目标,不断加大投入力度。

2016年12月,原银监会发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非银行金融机构信息科技建设和管理的指导意见》。《意见》从指导原则、建立有效的信息科技治理架构、科学规划,提升信息科技对业务的支撑能力、加强基础设施

建设,提升开发测试和运维管理水平、健全信息科技风险管理体系,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控、加强监管指导等6个方面,对非银行金融机构信息化建设提出指导意见,为信托公司信息化建设提供参考依据。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调研问卷数据显示:2018年,信托公司的信息技术部门总人数为559人,曾经在信息技术资源配置较为薄弱的公司开始不断弥补短板;同时,各信托公司在信息技术系统方面的资金投入从2017年的9.59亿元提高至2018年的11.04亿元,其中,中信信托在2018年就增长了74.69%,当年投入达到了7136万元。

足够的资金保障提升了信托公司业务的高效推进。华润信托的信息技术人员通过“自行研发+外部技术公司招标”的方式,开发建立了自动化大数据风控体系。

平安信托将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引入风控,构建了“1+7”职能风控平台,在投融资业务流程中实现了对智能行研、风险画像、财报再选、智能评审、智能法审、智能投中、智能投后等七大模块的应用。中建投信托也于多年前开始布局信托大数据智能化分析与运用,搭建起覆盖前中后信息管理与分析的数据中心。2017年12月,中建投信托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小智”正式上线运行,“小智”通过模拟人工操作,替代员工完成高重复、标准化、规则明确、大批量的各类日常工作。

如今,大多数信托公司已实现现有业务类型的信息系统支持,并且做到了业务管理流程化、财务做账自动化、监管报送自动化。多数公司可利用业务系统生成项目管理报告并推送到网站及移动设备。

“通过系统审核代替纸质审批,提升了公司内部审批效率。”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除此之外,中信证券还在证券托管服务业务中为投资管理人(如阳光私募)客户开发绩效分析评价系统,该系统通过对接估值系统,获取项目交易和清算数据,执行数据清洗、项目投资绩效分析及报告生成、按投资类型或策略进行总体性分析及报告生成等工作。

完善的运营系统为信托行业在客户管理和产品服务等方面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中航信托建设的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家族信托管理系统,有效帮助财富顾问培养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行为,实施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流程,通过对客户服务的有效整合,提升了客户的满意度。其打造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鲸钱包”依托自身风控体系,向客户提供标准化资产组合及创新型产品,实现一户开启、一键交易、一站式理财,提供在线闭环的自助服务。

中信信托则建立了信惠财富管理系统(CRM系统),通过先进的数据库和数据挖掘技术,通过对客户的管理,了解客户,分析需求。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在高新技术快速发展的浪潮下,金融科技已渗入到资管行业各个业务链条当中,将逐渐重塑资管行业生态与商业模式。资管新规后,信托行业盈利模式也正在逐渐由通道模式向主动管理模式转变,技术创新因素在信托公司业务价值链的重要性明显提升,金融科技弥补了信托资金端弱势、打开了获客渠道,提升业务效率、增强信托风控水平。

“未来,金融科技将成为行业又一核心竞争力,主动拥抱金融科技的信托机构将在此轮行业变革中取得先机,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夏雨表示。

从“健身”到“赋能” 信托业逐浪前行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09-26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信托业从无到有,从无序竞争到规范化操作,始终没有放弃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探索与坚持。随着全球迈入第三次信息化浪潮时代,金融业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探索,信托业也迎来又一次发展机遇。

□实习记者 樊融杰

截至2018年底,中国信托业的68家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已达22.7万亿元,同时,在过去3年中,信托业投入实体经济领域的信托资产也由12.71万亿元增长至16.21万亿元。丰硕的成果离不开信托人不忘初心的坚守,也离不开金融科技对信托业的“赋能”效应。


市民在工作人员引导下用“智能机器”搜寻商圈服务信息。

健身篇:金融科技让信托业“健身”

底层变革迎机遇

早在2013年,伴随着余额宝的横空出世,金融与互联网相互融合的趋势愈发明显。在这一年里,互联网思维犹如一场当代的文艺复兴,影响并改变着传统的金融业态和格局。银行、券商、基金、保险等传统金融业机构都开始积极谋变以巩固既有优势地位。

增大客户营销半径、提高客户黏性和体验度、制定个性化的业务风险准入标准甚至开展相应的业务模式创新,这些传统信托公司梦寐以求的发展目标随着互联网的应用而得以实现。

高效便捷的金融科技与灵活的信托业相结合,使得信托业务有了更广泛的施展空间。从原来需要面对的高净值客户群体逐步转向那些有资产配置需求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其他社会群体。当前,全国68家信托公司均在运用信息科技手段不断完善内部管理、加强风险控制和推动业务发展。其中,万向信托已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保管箱业务,中航信托则将人工智能运用到资产配置平台。

借助金融科技的手段,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的节奏引领传统信托业务办理模式转型。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通过新的科技营销渠道,如手机APP、微信、网上信托等创新服务模式,为客户提供更加高效的服务。

“具体而言,金融科技将重构信托公司客户端、产品端与风控端模式:一是赋能客户端,扩大服务边界,提升服务水平;二是助力产品端,重塑业务生态;三是优化风控端,提升管理质效。”益普标准分析员夏雨对记者表示。

办理业务更快捷

2015年底,国务院发布《推进惠普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指出普惠金融是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鼓励金融机构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信息技术,打造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信息、资金、产品等全方位金融服务。

在技术与政策的双重利好下,不少信托公司跃跃欲试,欲借互联网在行业中脱颖而出。

截至2016年,中信信托、平安信托、中航信托、外贸信托、上海信托、国投信托、华润信托等信托公司拥有移动APP:绝大多数信托公司都在微信平台注册服务号或订阅号,普及率超过90%,其中部分信托公司同时运营多个账号,提供热销产品、办理网上预约等多项服务等。

华润信托还率先推出网上视频签约功能。客户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下载移动APP,登录网上信托,轻松办理产品预约、电子签约、追加认购、赋回查询等各类业务。通过网上

视频签约,可打破区域限制,提升工作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同时,视频签约还满足了监管部门对产品销售录音、录像的工作要求。

国内不少信托公司还开始尝试通过互联网实现受益权流转,提升流动性。上海信托的赢通平台可以提供包括信息发布、交易操合、资金划付等服务,参与信托受益权转让交易的转让方及受让方须符合相应准入条件方可进行交易。华宝信托打造的流通宝支持信托受益权转让、回购等,主要模式是通过自有资金为客户提供融资支持。

信托的现金管理类产品也积极投身互联网。该产品有效增加信托客户闲置资金的收益;而且,净值型开放式的现金管理类产品可以促使信托公司现有资金池业务由非标准化向标准化转变。如上海信托推出的“现金丰利”现金管理类产品,工作日开放赎回,其主要投向固定收益类产品、货币基金等高流动性资产。

服务小微力量强

长久以来,因信息不对称、成本高,大多数金融机构均无法有效满足中小微客户的融资需求。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让金融行业得以在小微客户领域有所尝试。

自2007年开始,外贸信托与多家非银行金融机构紧密合作,以小微金融终端服务商为获客渠道,为其提供专业化的平台管理与综合金融服务。经过多年实践,外贸信托已经形成小微金融领域的专业团队,在产品开发、运营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并成功接入人民银行个人征信系统,开发了全流程模块的小微金融管理系统,整合黑名单数据资源形成了自身征信辅助系统。截至2015年末,外贸信托已累计向逾500万名借款人发放了超过250亿元的小微贷款。

同时,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消费信托应运而生。中信信托、长安信托、紫金信托等纷纷参与消费金融业务,采取以消费信托计划为消费金融提供融资或者参与设立消费金融公司等多种方式。

“因为技术的进步,信托公司向消费金融领域转型才有了可能,实现了过去信托公司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中信信托作为行业内较早探索消费信托的公司之一,2015年通过子公司中信聚信与网易、顺丰合作,共同成立深圳中顺易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发力互联网消费信托。在该模式下,消费者可以根据需求和风险偏好,自由选择感兴趣的消费产品或金融产品组合;同时,消费信托还可以为消费者提供个人财富规划、消费规划、生活规划的功能。其实质是借助互联网技术实现普惠化的个人信托和家族信托。

赋能篇:金融科技的“赋能”效应

跨界合作补短板

除了与非银金融机构保持密切关系外,一些信托也选择与大型互联网企业进行合作。

华能贵诚信托(以下简称“华能信托”)先后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集团等互联网金融公司积极开展业务合作,累计合作规模达216亿元。在合作模式上,由信托公司帮助互联网平台将信贷资产进行私募型资产证券化,达到盘活客户存量资产、提高资金流动性的目的。

华能信托还联合阿里小贷推出私募型资产证券化产品,信托资金用于受让阿里小贷作为原始权益人拥有对淘宝、天猫商户以及阿里巴巴平台客户的小额贷款债权,存续期限内回笼资金可用于循环购买基础资产。

因基础债权资产的选取充分利用了阿里大数据,引入网络数据模型和在线资信调查等模式,又通过交易检验技术辅以第三方验证确认客户信息的真实性,弥补了传统信贷业务中信息不对称的劣势。与传统私募类资产证券化产品相比,该产品具有基础贷款资产品种分散、客户和行业集中度风险低、平均违约率低的特点,同时其结构化设计提高了产品的安全性和收益性。

运营服务双提效

随着越来越多业务创新的开展,不少信托公司也对自身前中后台的处理系统提出了更高要求。各信托公司都以建立规范化、规模化、健全完善的信息系统为保障目标,不断加大投入力度。

2016年12月,原银监会发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非银行金融机构信息科技建设和管理的指导意见》。《意见》从指导原则、建立有效的信息科技治理架构、科学规划,提升信息科技对业务的支撑能力、加强基础设施

建设,提升开发测试和运维管理水平、健全信息科技风险管理体系,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控、加强监管指导等6个方面,对非银行金融机构信息化建设提出指导意见,为信托公司信息化建设提供参考依据。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调研问卷数据显示:2018年,信托公司的信息技术部门总人数为559人,曾经在信息技术资源配置较为薄弱的公司开始不断弥补短板;同时,各信托公司在信息技术系统方面的资金投入从2017年的9.59亿元提高至2018年的11.04亿元,其中,中信信托在2018年就增长了74.69%,当年投入达到了7136万元。

足够的资金保障提升了信托公司业务的高效推进。华润信托的信息技术人员通过“自行研发+外部技术公司招标”的方式,开发建立了自动化大数据风控体系。

平安信托将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引入风控,构建了“1+7”职能风控平台,在投融资业务流程中实现了对智能行研、风险画像、财报再选、智能评审、智能法审、智能投中、智能投后等七大模块的应用。中建投信托也于多年前开始布局信托大数据智能化分析与运用,搭建起覆盖前中后信息管理与分析的数据中心。2017年12月,中建投信托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小智”正式上线运行,“小智”通过模拟人工操作,替代员工完成高重复、标准化、规则明确、大批量的各类日常工作。

如今,大多数信托公司已实现现有业务类型的信息系统支持,并且做到了业务管理流程化、财务做账自动化、监管报送自动化。多数公司可利用业务系统生成项目管理报告并推送到网站及移动设备。

“通过系统审核代替纸质审批,提升了公司内部审批效率。”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除此之外,中信证券还在证券托管服务业务中为投资管理人(如阳光私募)客户开发绩效分析评价系统,该系统通过对接估值系统,获取项目交易和清算数据,执行数据清洗、项目投资绩效分析及报告生成、按投资类型或策略进行总体性分析及报告生成等工作。

完善的运营系统为信托行业在客户管理和产品服务等方面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中航信托建设的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家族信托管理系统,有效帮助财富顾问培养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行为,实施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流程,通过对客户服务的有效整合,提升了客户的满意度。其打造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鲸钱包”依托自身风控体系,向客户提供标准化资产组合及创新型产品,实现一户开启、一键交易、一站式理财,提供在线闭环的自助服务。

中信信托则建立了信惠财富管理系统(CRM系统),通过先进的数据库和数据挖掘技术,通过对客户的管理,了解客户,分析需求。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在高新技术快速发展的浪潮下,金融科技已渗入到资管行业各个业务链条当中,将逐渐重塑资管行业生态与商业模式。资管新规后,信托行业盈利模式也正在逐渐由通道模式向主动管理模式转变,技术创新因素在信托公司业务价值链的重要性明显提升,金融科技弥补了信托资金端弱势、打开了获客渠道,提升业务效率、增强信托风控水平。

“未来,金融科技将成为行业又一核心竞争力,主动拥抱金融科技的信托机构将在此轮行业变革中取得先机,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夏雨表示。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