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守牢祖国的金融之门

发布时间:2019-10-09 08:04:02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陈宏亮

我是一名在物质丰盈、道路顺畅环境里长大的90后,“祖国”二字,曾经的印记就是小学课本里的雄鸡地图、中学操场上飘扬的国旗、大学军训时响彻云霄的誓言。直到有一天走出国门,面对高鼻梁、蓝眼睛的同学,我成为“少数民族”后,才蓦然发现,“祖国”二字是多么的神圣,她是我发自心底的骄傲,是我一出生便融化在血液里的图腾,是我一听到她的名字便会热血充盈的那片“逆鳞”。于是,一个声音便常在心底呼唤: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我于2012年在江苏泰州中学毕业后,进入南京师范大学与英国纽卡斯尔市诺森比亚大学联办的工业自动化专业学习,2016年7月继续在诺森比亚大学进行研究生学习。地处英国东北部的纽卡斯尔市历史悠久,造船业闻名遐迩。19世纪末,纽卡斯尔的阿姆斯特朗造船厂,曾先后为清政府的北洋水师承建了致远、靖远、超勇和扬威4艘巡洋舰。

学习期间,我曾在英国东北部华人商会会长戚勇强先生的Willstar公司打工以贴补学用。戚先生祖国情结浓郁,对中日甲午战争的历史研究颇有造诣。在他带领下,经过不懈努力,我们众多留学生在泰恩威尔档案馆找到了100多年前致远、靖远舰的原厂设计图和舰队交接离港的老照片。在档案里,我们还了解到,当年清政府为督造军舰,还派北洋水师袁培福、顾世忠、陈受富、陈成魁、连金源等5名官兵到纽卡的造船厂执行接舰任务,后因病客死他乡,葬在了纽卡的圣约翰墓园。

2017年10月,中国导弹护卫舰黄冈号、扬州号在圆满完成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后,返航途中到访英国,靠泊在伦敦著名的金丝雀港。这是中国军舰首次进入英国内河。在中国海军造访伦敦的欢迎仪式上,戚勇强先生作为代表,将100多年前致远、靖远舰的原厂设计图和舰队交接离港的老照片作为礼物献给了护航编队指挥员代表。后来,新华社记者又重回纽卡的泰恩威尔档案馆,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档案中找到了飘扬着黄龙旗的致远舰照片、李鸿章当年访问纽卡的前期沟通信函、北洋海军超勇舰设计图纸等。这些高清扫描的照片和设计图纸,现已正式入藏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作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研究甲午海战史的重要展品和资料。

送走中国海军护航舰队,戚勇强先生又动员和率领我们,组织开展了北洋水师水兵墓的修缮工作。在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的支持下,经过两年多施工,位于纽卡圣约翰墓园的北洋水师水兵墓已正式修缮完毕,给了为国献身者应有的尊严,也帮助我们永远铭记这段悲壮和辛酸的历史,激励我们勿忘国耻,励精图治,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团结奋斗。

现在,我已学成回国,入职有大量国际金融业务的中国银行系统,继续践行着怀揣报国之志和实现个人理想的事业。国际贸易和金融市场是一条看不见的战线,其凶险不亚于军事战场。华尔街发动的金融攻击屡试不爽,一茬一茬地割韭菜,世界人民的血汗钱都蒸发进了他们的腰包;日元、英镑、欧元在他们的攻势下,成为待宰的羔羊。下一个是谁?我们的祖国在世界金融市场的地位还不够强大,谁来保护中国老百姓的口袋?谁来捍卫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这是每一个中国金融从业者需要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百年国耻犹未雪,岂可安逸享太平。作为一名刚刚参加工作的普通金融从业者,我将和我的同事一道,为发展壮大祖国的金融行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刀锋入骨不得不战,背水争雄不胜则亡!因为我们的背后是14亿中国人民的劳动汗水需要保护,国家的金融安全需要我们捍卫。我们没有预备队,我们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作者供职于中国银行苏州昆山分行)


守牢祖国的金融之门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10-09

□陈宏亮

我是一名在物质丰盈、道路顺畅环境里长大的90后,“祖国”二字,曾经的印记就是小学课本里的雄鸡地图、中学操场上飘扬的国旗、大学军训时响彻云霄的誓言。直到有一天走出国门,面对高鼻梁、蓝眼睛的同学,我成为“少数民族”后,才蓦然发现,“祖国”二字是多么的神圣,她是我发自心底的骄傲,是我一出生便融化在血液里的图腾,是我一听到她的名字便会热血充盈的那片“逆鳞”。于是,一个声音便常在心底呼唤: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我于2012年在江苏泰州中学毕业后,进入南京师范大学与英国纽卡斯尔市诺森比亚大学联办的工业自动化专业学习,2016年7月继续在诺森比亚大学进行研究生学习。地处英国东北部的纽卡斯尔市历史悠久,造船业闻名遐迩。19世纪末,纽卡斯尔的阿姆斯特朗造船厂,曾先后为清政府的北洋水师承建了致远、靖远、超勇和扬威4艘巡洋舰。

学习期间,我曾在英国东北部华人商会会长戚勇强先生的Willstar公司打工以贴补学用。戚先生祖国情结浓郁,对中日甲午战争的历史研究颇有造诣。在他带领下,经过不懈努力,我们众多留学生在泰恩威尔档案馆找到了100多年前致远、靖远舰的原厂设计图和舰队交接离港的老照片。在档案里,我们还了解到,当年清政府为督造军舰,还派北洋水师袁培福、顾世忠、陈受富、陈成魁、连金源等5名官兵到纽卡的造船厂执行接舰任务,后因病客死他乡,葬在了纽卡的圣约翰墓园。

2017年10月,中国导弹护卫舰黄冈号、扬州号在圆满完成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后,返航途中到访英国,靠泊在伦敦著名的金丝雀港。这是中国军舰首次进入英国内河。在中国海军造访伦敦的欢迎仪式上,戚勇强先生作为代表,将100多年前致远、靖远舰的原厂设计图和舰队交接离港的老照片作为礼物献给了护航编队指挥员代表。后来,新华社记者又重回纽卡的泰恩威尔档案馆,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档案中找到了飘扬着黄龙旗的致远舰照片、李鸿章当年访问纽卡的前期沟通信函、北洋海军超勇舰设计图纸等。这些高清扫描的照片和设计图纸,现已正式入藏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作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研究甲午海战史的重要展品和资料。

送走中国海军护航舰队,戚勇强先生又动员和率领我们,组织开展了北洋水师水兵墓的修缮工作。在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的支持下,经过两年多施工,位于纽卡圣约翰墓园的北洋水师水兵墓已正式修缮完毕,给了为国献身者应有的尊严,也帮助我们永远铭记这段悲壮和辛酸的历史,激励我们勿忘国耻,励精图治,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团结奋斗。

现在,我已学成回国,入职有大量国际金融业务的中国银行系统,继续践行着怀揣报国之志和实现个人理想的事业。国际贸易和金融市场是一条看不见的战线,其凶险不亚于军事战场。华尔街发动的金融攻击屡试不爽,一茬一茬地割韭菜,世界人民的血汗钱都蒸发进了他们的腰包;日元、英镑、欧元在他们的攻势下,成为待宰的羔羊。下一个是谁?我们的祖国在世界金融市场的地位还不够强大,谁来保护中国老百姓的口袋?谁来捍卫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这是每一个中国金融从业者需要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百年国耻犹未雪,岂可安逸享太平。作为一名刚刚参加工作的普通金融从业者,我将和我的同事一道,为发展壮大祖国的金融行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刀锋入骨不得不战,背水争雄不胜则亡!因为我们的背后是14亿中国人民的劳动汗水需要保护,国家的金融安全需要我们捍卫。我们没有预备队,我们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作者供职于中国银行苏州昆山分行)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