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吸取教训,敬畏市场,敬畏风险——专访互联网保险公司易安财险

发布时间:2019-11-14 09:15:09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李画

近日,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易安财险因消费者权益问题受到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通报:2019年6月至8月,易安财险涉嫌违法违规的互联网保险消费投诉共266件,占银保监会同期受理互联网保险投诉量的64.10%,其中,234笔赔案存在理赔核定超期限的问题,集中在学生儿童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产品理赔上。

据了解,今年3月起,易安财险开始在上海、深圳两地进行试点,销售该款学生儿童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销售渠道上,在上海与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合作进行销售,在深圳通过经代渠道进行“地推”。产品上线3个月以来,实现保费600多万元,保单件数超过6万件,单均保费93元。6月,因赔付率超出正常水平,该产品下架停售,存量业务后续出现了集中理赔问题。该产品申请理赔的保单数量达1.7万多件,实际赔付率远超过300%。

销售一款普通的短期健康险,理赔过程却出现问题。“互联网保险创新,是易安乃至互联网保险公司不得不走的路,作为‘先行者’,深知创新需要勇于试错和付出一定代价,这次事件对易安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教训,我们应当认真反思。”易安财险CEO曹海菁对记者表示。

反思之一是如何降低线上核保风险。互联网保险与传统保险具有本质差异,线上投保更容易引发逆选择,这是行业以及易安财险在探索和创新过程中不得不面临和解决的问题。易安财险自成立之后,为满足互联网保险高频化、小额、碎片化要求,在技术创新方面进行较大投入,独立开发中台系统,来提升线上运营能力。目前在业务响应速度方面,易安财险可以达到40到200毫秒出一单,满足用户线上投保需求。面对上量较快的保单件数,其线上核保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尤其面对代理渠道销售人员误导和消费者逆选择问题引发的风险,也需要进一步管控。“当我们再回头检查,重新复盘时,发现了原来很多疏忽和遗漏的问题。接下来,公司将会加大人力及技术投入,提升核保运营能力,有效控制前端风险。”曹海菁说。

反思之二是如何有效防范和管控理赔风险。该款产品是易安财险在探索互联网保险业务创新方面的一次尝试,因为对互联网保险领域缺乏成熟经验,初期对该产品评估仍采用行业数据,但是实际销售过程面对的问题远远超出预期。前端投保的逆选择风险也让很多专业骗保团伙有可乘之机,故意骗保、欺诈现象严重,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也是巨大损失。“未来,我们会加大与第三方机构的合作力度,利用科技手段和大数据提高对客户的甄别能力和服务能力。”曹海菁说。

自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通报后,易安财险高度重视。11月8日,易安财险召开消费者权益保护专项宣导会,会上专门成立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明确董事长为第一责任人,总经理为主要责任人。曹海菁作出明确指示,要求各部门要对通报中指出的问题及时整改,尤其在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领域做好自查及整改工作,不断提升客户服务质量,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2015年“互联网+”风起时,原保监会连批易安财险、安心财险、泰康在线3张网络保险牌照,加上2013年首家批筹的众安保险,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备受市场关注。

2019年三季度最新盈利数据显示,众安保险、泰康在线、安心财险、易安财险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净亏损分别为4.01亿元、4.07亿元、0.16亿元、0.47亿元。其中,众安保险和泰康在线较上年同期比较和较上季度比较亏损均进一步扩大,易安财险与上年同期和与上季度相比的净亏损均有所收窄。可见,因股东背景、经营思路等不同,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发展模式略有差异,但总体而言仍处于摸索期,都有成长的烦恼。

一方面在产品设计上,互联网保险场景化、高频化、碎片化对产品的创新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易安财险推出的首款家财险作为一款场景嵌入式的创新型产品,在门禁摄像器材商渠道进行推广,但并没有形成“爆款”。可见,退货运费险、手机碎屏险这类“网红”产品诞生并非大概率。

另一方面在销售渠道上,互联网保险公司面临很大瓶颈。流量成本高,获客成本高,市场竞争激烈,同时要满足监管要求,所以在业务经营过程中不得不采取相对稳健策略,与经代公司、第三方平台进行合作,先提供标准化产品,后续再进行适度创新。面对现状及问题,“理想化的互联网销售,现实中仍在沿用经纪代理渠道。很多互联网保险产品设计之初更多的是考虑给消费者让利,从保费及保障责任带来更多性价比和服务,但是作为保险公司,如果加上渠道费用,经营的利润从哪里来”?曹海菁做了深刻思考。

互联网保险公司本质上是保险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应该稳健生存下去,活下去才有机会站上这个大时代的“风口”。要想活下去,则必须像所有市场主体一样:敬畏市场,敬畏风险。


吸取教训,敬畏市场,敬畏风险——专访互联网保险公司易安财险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19-11-14

□记者 李画

近日,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易安财险因消费者权益问题受到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通报:2019年6月至8月,易安财险涉嫌违法违规的互联网保险消费投诉共266件,占银保监会同期受理互联网保险投诉量的64.10%,其中,234笔赔案存在理赔核定超期限的问题,集中在学生儿童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产品理赔上。

据了解,今年3月起,易安财险开始在上海、深圳两地进行试点,销售该款学生儿童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销售渠道上,在上海与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合作进行销售,在深圳通过经代渠道进行“地推”。产品上线3个月以来,实现保费600多万元,保单件数超过6万件,单均保费93元。6月,因赔付率超出正常水平,该产品下架停售,存量业务后续出现了集中理赔问题。该产品申请理赔的保单数量达1.7万多件,实际赔付率远超过300%。

销售一款普通的短期健康险,理赔过程却出现问题。“互联网保险创新,是易安乃至互联网保险公司不得不走的路,作为‘先行者’,深知创新需要勇于试错和付出一定代价,这次事件对易安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教训,我们应当认真反思。”易安财险CEO曹海菁对记者表示。

反思之一是如何降低线上核保风险。互联网保险与传统保险具有本质差异,线上投保更容易引发逆选择,这是行业以及易安财险在探索和创新过程中不得不面临和解决的问题。易安财险自成立之后,为满足互联网保险高频化、小额、碎片化要求,在技术创新方面进行较大投入,独立开发中台系统,来提升线上运营能力。目前在业务响应速度方面,易安财险可以达到40到200毫秒出一单,满足用户线上投保需求。面对上量较快的保单件数,其线上核保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尤其面对代理渠道销售人员误导和消费者逆选择问题引发的风险,也需要进一步管控。“当我们再回头检查,重新复盘时,发现了原来很多疏忽和遗漏的问题。接下来,公司将会加大人力及技术投入,提升核保运营能力,有效控制前端风险。”曹海菁说。

反思之二是如何有效防范和管控理赔风险。该款产品是易安财险在探索互联网保险业务创新方面的一次尝试,因为对互联网保险领域缺乏成熟经验,初期对该产品评估仍采用行业数据,但是实际销售过程面对的问题远远超出预期。前端投保的逆选择风险也让很多专业骗保团伙有可乘之机,故意骗保、欺诈现象严重,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也是巨大损失。“未来,我们会加大与第三方机构的合作力度,利用科技手段和大数据提高对客户的甄别能力和服务能力。”曹海菁说。

自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通报后,易安财险高度重视。11月8日,易安财险召开消费者权益保护专项宣导会,会上专门成立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明确董事长为第一责任人,总经理为主要责任人。曹海菁作出明确指示,要求各部门要对通报中指出的问题及时整改,尤其在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领域做好自查及整改工作,不断提升客户服务质量,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2015年“互联网+”风起时,原保监会连批易安财险、安心财险、泰康在线3张网络保险牌照,加上2013年首家批筹的众安保险,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备受市场关注。

2019年三季度最新盈利数据显示,众安保险、泰康在线、安心财险、易安财险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净亏损分别为4.01亿元、4.07亿元、0.16亿元、0.47亿元。其中,众安保险和泰康在线较上年同期比较和较上季度比较亏损均进一步扩大,易安财险与上年同期和与上季度相比的净亏损均有所收窄。可见,因股东背景、经营思路等不同,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发展模式略有差异,但总体而言仍处于摸索期,都有成长的烦恼。

一方面在产品设计上,互联网保险场景化、高频化、碎片化对产品的创新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易安财险推出的首款家财险作为一款场景嵌入式的创新型产品,在门禁摄像器材商渠道进行推广,但并没有形成“爆款”。可见,退货运费险、手机碎屏险这类“网红”产品诞生并非大概率。

另一方面在销售渠道上,互联网保险公司面临很大瓶颈。流量成本高,获客成本高,市场竞争激烈,同时要满足监管要求,所以在业务经营过程中不得不采取相对稳健策略,与经代公司、第三方平台进行合作,先提供标准化产品,后续再进行适度创新。面对现状及问题,“理想化的互联网销售,现实中仍在沿用经纪代理渠道。很多互联网保险产品设计之初更多的是考虑给消费者让利,从保费及保障责任带来更多性价比和服务,但是作为保险公司,如果加上渠道费用,经营的利润从哪里来”?曹海菁做了深刻思考。

互联网保险公司本质上是保险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应该稳健生存下去,活下去才有机会站上这个大时代的“风口”。要想活下去,则必须像所有市场主体一样:敬畏市场,敬畏风险。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