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印度小额信贷机构与贫穷的距离

发布时间:2019-11-18 11:03:06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实习记者 许予朋

印度商人帕德玛贾·蕾迪在与一位拾破烂的本地人聊天时发现,如果拾破烂者能够拥有买一辆手推车的钱,不再需要按天支付手推车的租金,他将很快赚到能买更多手推车的钱。相对于富人,由于穷人很难从银行借款,更无法承受民间高利贷的高额利率,蕾迪决定借款给这位拾破烂的人购买手推车。后者如约还清了贷款,并快速发达起来。蕾迪则从中获得灵感,成为印度最大的小额信贷机构之一斯潘达纳公司的创始人。

蕾迪的灵光一现,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班纳吉和迪弗洛记录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我们因此得以窥见印度一些小额信贷企业在盈利与扶贫方面取得的双重成功,以及它们与穷人的距离。斯潘达纳只是印度林林总总的小额信贷公司中的一家。20 世纪90年代,印度出现了一批私人小额信贷机构。此类机构建立的初衷多是非营利性的,以市场利率向贫困家庭提供小额贷款,但是其中不少很快转变成了营利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


斯潘达纳公司的借款人。这户借款人刚刚偿还了最新一笔120,000卢比商业贷款,用于建造她们所站立的房屋。
(来源:斯潘达纳官网)

印度古吉拉特邦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塔拉·耐尔在一篇题为“印度小额信贷的正规化”的文章中介绍,多年来,小额信贷业务遍及印度各邦,渗透进广大农村地区,在解决贫困问题方面取得了深刻的成就。截至2019年3月,根据印度储备银行提供的数据,小额信贷机构投资总额已达96.3亿美元。随着时间的流逝,小额信贷的概念也从日常用途的简单信贷延伸为住房贷款与小微企业贷款,从单纯满足家庭消费需求向通过提高生产力以增加居民收入的方向转变。

然而,印度在发展小额信贷业务的同时,除了增加了扶贫的效率,亦为社会经济带来一定风险。就在2010年,印度一些市场爆发了小额信贷危机。发展迅速的小额信贷机构争抢业务,导致一些地区贷款规模激增,贫困户负债数过高,使较贫穷的家庭更容易受到债务的影响。对于穷人而言,小额信贷业务是否是一种可持续的金融模式令人存疑。

此外,面对穷人的生活方式,小额信贷公司经营模式自有其局限性。正如塔拉·耐尔指出,即使在小额信贷业务有利可图的市场中,高利贷放贷人依旧普遍存在。印度贫困户的信用水平比较低,为了对冲这种风险,小额信贷公司通常要求借款人每月或者每周固定时间还款,规则十分严格。然而穷人的需求通常是不确定的: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疾、一个稍纵即逝的培训机会带来突然的借款需求,人们甚至没有时间思考如何偿还。一贫如洗者宁愿选择还款期限更灵活的高利贷,先满足眼前之需,再想办法偿还。

贫穷的本质,是一种脆弱性,是一种挣扎的状态,在不同承受者身上变为不同的需求。

资本需要以更加精微的方式帮助人们摆脱贫穷。然而随着小额信贷机构单体规模的不断扩大,逐渐向银行化发展,这类机构是否还能够保持“初心”,继续为女性、临时工、小企业家、农民等弱势群体服务,兼顾市场与扶贫?还是像塔拉·耐尔担心的那样,迫于业绩压力而也向机构客户与高净值人群偏移?这依旧是留待我们观察的问题。


印度小额信贷机构与贫穷的距离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19-11-18

□实习记者 许予朋

印度商人帕德玛贾·蕾迪在与一位拾破烂的本地人聊天时发现,如果拾破烂者能够拥有买一辆手推车的钱,不再需要按天支付手推车的租金,他将很快赚到能买更多手推车的钱。相对于富人,由于穷人很难从银行借款,更无法承受民间高利贷的高额利率,蕾迪决定借款给这位拾破烂的人购买手推车。后者如约还清了贷款,并快速发达起来。蕾迪则从中获得灵感,成为印度最大的小额信贷机构之一斯潘达纳公司的创始人。

蕾迪的灵光一现,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班纳吉和迪弗洛记录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我们因此得以窥见印度一些小额信贷企业在盈利与扶贫方面取得的双重成功,以及它们与穷人的距离。斯潘达纳只是印度林林总总的小额信贷公司中的一家。20 世纪90年代,印度出现了一批私人小额信贷机构。此类机构建立的初衷多是非营利性的,以市场利率向贫困家庭提供小额贷款,但是其中不少很快转变成了营利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


斯潘达纳公司的借款人。这户借款人刚刚偿还了最新一笔120,000卢比商业贷款,用于建造她们所站立的房屋。
(来源:斯潘达纳官网)

印度古吉拉特邦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塔拉·耐尔在一篇题为“印度小额信贷的正规化”的文章中介绍,多年来,小额信贷业务遍及印度各邦,渗透进广大农村地区,在解决贫困问题方面取得了深刻的成就。截至2019年3月,根据印度储备银行提供的数据,小额信贷机构投资总额已达96.3亿美元。随着时间的流逝,小额信贷的概念也从日常用途的简单信贷延伸为住房贷款与小微企业贷款,从单纯满足家庭消费需求向通过提高生产力以增加居民收入的方向转变。

然而,印度在发展小额信贷业务的同时,除了增加了扶贫的效率,亦为社会经济带来一定风险。就在2010年,印度一些市场爆发了小额信贷危机。发展迅速的小额信贷机构争抢业务,导致一些地区贷款规模激增,贫困户负债数过高,使较贫穷的家庭更容易受到债务的影响。对于穷人而言,小额信贷业务是否是一种可持续的金融模式令人存疑。

此外,面对穷人的生活方式,小额信贷公司经营模式自有其局限性。正如塔拉·耐尔指出,即使在小额信贷业务有利可图的市场中,高利贷放贷人依旧普遍存在。印度贫困户的信用水平比较低,为了对冲这种风险,小额信贷公司通常要求借款人每月或者每周固定时间还款,规则十分严格。然而穷人的需求通常是不确定的: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疾、一个稍纵即逝的培训机会带来突然的借款需求,人们甚至没有时间思考如何偿还。一贫如洗者宁愿选择还款期限更灵活的高利贷,先满足眼前之需,再想办法偿还。

贫穷的本质,是一种脆弱性,是一种挣扎的状态,在不同承受者身上变为不同的需求。

资本需要以更加精微的方式帮助人们摆脱贫穷。然而随着小额信贷机构单体规模的不断扩大,逐渐向银行化发展,这类机构是否还能够保持“初心”,继续为女性、临时工、小企业家、农民等弱势群体服务,兼顾市场与扶贫?还是像塔拉·耐尔担心的那样,迫于业绩压力而也向机构客户与高净值人群偏移?这依旧是留待我们观察的问题。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