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欧洲新移民面临新危机

发布时间:2020-03-23 09:40:40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本报实习记者 许予朋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土耳其指责欧盟未能兑现财政支持承诺,宣布将不再遵守将战争移民留在本土的协议。目前已有约35000名移民聚集在土耳其与希腊接壤的边界。

因地理位置的缘故,希腊一直是叙利亚、伊拉克及其他战争地区经济难民、政治难民等寻求庇护者进入欧洲的门户。仅2015年至2016年间就有超过100万人涌入希腊,再由希腊渗透进欧洲各地。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截至目前,希腊诸岛至少集结着超过4万难民,多数要等待数月才能轮到处理他们的寻求庇护申请。长期以来,移民危机持续为希腊乃至欧盟带来沉重的经济、社会负担。

随着新冠疫情在欧洲暴发,2月27日,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宣布,希腊将加强边境管制以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移民进入该国各岛屿的路线成为管控重点。然而,成千上万的移民目前挤在早已过载的难民营里,对于国家卫生健康安全无疑像一颗进入倒计时的“定时炸弹”。笔者注意到,在西欧自顾不暇的情况下,无论是欧洲政客还是媒体似乎都极少将目光投向这一数量庞大却没有身份与归属的群体。

直接暴露在传染病风险之下的,恰恰是这样一群语言不通、肤色不同、文化相异的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的一项报告,欧洲移民与寻求庇护者更容易受到传染病的袭击,原因是漫长的过境之旅通常是混乱而危险的,难民营简陋的卫生设施及不清洁的水则加速了疾病的传播。此外,尽管一些成功获得政治庇护的难民拿到了合法居留权,但他们通常生活在卫生服务质量差且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的社区。报告还指出,尽管许多难民获得了合法的身份,但由于文化壁垒、社会偏见等问题,这些难民通常只能从事一些非正规的低薪工作,这导致该群体最终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比例极低。而且,调查显示,多数战争移民在生病后不愿选择去当地医院治疗,除了没有医保、花费昂贵的因素之外,也担心其身份合法性受到质疑。

显然,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将加速暴露欧洲移民卫生安全风险以及与欧洲社会之间更深层次的磨合问题。2016年,欧洲投资银行已启动了一项60亿欧元的经济援助计划(Economic Resilience Initiative)以支持巴尔干地区公共服务与地方经济建设,应对移民危机。就在2020年3月6日,在土耳其政府施压下,欧洲投资银行再次宣布向希腊提供2亿欧元以支持其接收难民地区的健康医疗、卫生和供水等重要领域基础设施建设。该行副总裁安德鲁·麦克道尔表示,后续财政支持计划将重点为移民东道地区的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激活地方经济,帮助移民更好地融入到社区当中。

然而,希腊、土耳其两国在移民问题上争执不断,经历十年债务危机的希腊政府早已不堪重负,各存心思的欧盟诸国迟迟拿不出应对难民危机的统一方案及社会保障计划,欧洲投资银行财政支持在“拨一拨,动一动”的情况下效果有限,特别是在西方国家内部感受到西方的衰落之后,如何面对新移民带来的“新危机”,将是一个漫长的经济、文化课题。

2020年3月12日,欧盟宣布,希腊难民营中的移民如果愿意签署一份返乡协议并回家,可获得2000欧元的资助,这一项目将维持一个月。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数据显示,此前曾有近17000名非欧盟国家公民签署过类似协议,但其中多为经济移民。对于大部分异乡人而言,向前,看不到偏安一隅的希望;回头,家乡又是那么路远山高。人生,就像一场永无止境的远征。


欧洲新移民面临新危机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3-23

□本报实习记者 许予朋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土耳其指责欧盟未能兑现财政支持承诺,宣布将不再遵守将战争移民留在本土的协议。目前已有约35000名移民聚集在土耳其与希腊接壤的边界。

因地理位置的缘故,希腊一直是叙利亚、伊拉克及其他战争地区经济难民、政治难民等寻求庇护者进入欧洲的门户。仅2015年至2016年间就有超过100万人涌入希腊,再由希腊渗透进欧洲各地。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截至目前,希腊诸岛至少集结着超过4万难民,多数要等待数月才能轮到处理他们的寻求庇护申请。长期以来,移民危机持续为希腊乃至欧盟带来沉重的经济、社会负担。

随着新冠疫情在欧洲暴发,2月27日,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宣布,希腊将加强边境管制以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移民进入该国各岛屿的路线成为管控重点。然而,成千上万的移民目前挤在早已过载的难民营里,对于国家卫生健康安全无疑像一颗进入倒计时的“定时炸弹”。笔者注意到,在西欧自顾不暇的情况下,无论是欧洲政客还是媒体似乎都极少将目光投向这一数量庞大却没有身份与归属的群体。

直接暴露在传染病风险之下的,恰恰是这样一群语言不通、肤色不同、文化相异的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的一项报告,欧洲移民与寻求庇护者更容易受到传染病的袭击,原因是漫长的过境之旅通常是混乱而危险的,难民营简陋的卫生设施及不清洁的水则加速了疾病的传播。此外,尽管一些成功获得政治庇护的难民拿到了合法居留权,但他们通常生活在卫生服务质量差且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的社区。报告还指出,尽管许多难民获得了合法的身份,但由于文化壁垒、社会偏见等问题,这些难民通常只能从事一些非正规的低薪工作,这导致该群体最终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比例极低。而且,调查显示,多数战争移民在生病后不愿选择去当地医院治疗,除了没有医保、花费昂贵的因素之外,也担心其身份合法性受到质疑。

显然,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将加速暴露欧洲移民卫生安全风险以及与欧洲社会之间更深层次的磨合问题。2016年,欧洲投资银行已启动了一项60亿欧元的经济援助计划(Economic Resilience Initiative)以支持巴尔干地区公共服务与地方经济建设,应对移民危机。就在2020年3月6日,在土耳其政府施压下,欧洲投资银行再次宣布向希腊提供2亿欧元以支持其接收难民地区的健康医疗、卫生和供水等重要领域基础设施建设。该行副总裁安德鲁·麦克道尔表示,后续财政支持计划将重点为移民东道地区的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激活地方经济,帮助移民更好地融入到社区当中。

然而,希腊、土耳其两国在移民问题上争执不断,经历十年债务危机的希腊政府早已不堪重负,各存心思的欧盟诸国迟迟拿不出应对难民危机的统一方案及社会保障计划,欧洲投资银行财政支持在“拨一拨,动一动”的情况下效果有限,特别是在西方国家内部感受到西方的衰落之后,如何面对新移民带来的“新危机”,将是一个漫长的经济、文化课题。

2020年3月12日,欧盟宣布,希腊难民营中的移民如果愿意签署一份返乡协议并回家,可获得2000欧元的资助,这一项目将维持一个月。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数据显示,此前曾有近17000名非欧盟国家公民签署过类似协议,但其中多为经济移民。对于大部分异乡人而言,向前,看不到偏安一隅的希望;回头,家乡又是那么路远山高。人生,就像一场永无止境的远征。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