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上海金融中心建设必须加强国际合作

发布时间:2020-06-24 10:21:33    作者:胡杨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编者按:

对于银行业,变局时刻已经到来,机会与挑战都将是前所未有。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银行领导者们纵论当今银行业的大变革趋势,“变”这个主题在他们的观点中得到充分体现。《中国银行保险报》呈现其中部分观点,包括全球化变局时刻,中国必须建立自己的国际金融中心,银行服务逻辑的变化,在金融业开放加速下,银行在跨境金融服务方面未来发展潜力。

□记者 胡杨

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旨在加强对外国企业的监管。其中规定,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若连续3年未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被禁止在美上市融资,上市公司还必须披露其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

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谈及了中概股的相关话题。他指出,目前中美之间存在隔阂,可能少数中概股公司过去就做了准备,考虑先私有化再寻找别的地方上市,但多数公司恐怕并没有打算这么做。如果按照最新法案要求进行摘牌的话,国际投资者,特别是美国投资者和一些机构投资者的利益会受到损害。对于美国方面,特别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来说,如何体现他们保护美国以及其他国际投资者的利益也将是一个考验。

这种背景之下,中概股未来应何去何从?周小川认为,从乐观的角度来看,中国是个高储蓄的国家,中国历年总储蓄占GDP比重超过40%,因此只要机制设计得好,很容易找到资金投资新兴和成长的公司。所以从资金面上来讲,并不是中概股公司非要依靠国际市场融资,国内空间还是很大的。与此同时,中国GDP增长高于全球平均增长,从供给侧角度来说,还是会有不少好的公司,上市公司的资源还是存在的。

周小川强调,资本市场有一个培育发展的过程。中国经过了30年左右坎坎坷坷的路径,到目前为止资本市场的发展已经取得了一个很好的动能。虽然仍有差距,但包括市场建设、监督,以及围绕资本市场的机构成长都有很强的内在动力。在透明度问题上,中国在公司治理、外部审计质量等方面也有愿望和动力。这么多年来,中国也在资本市场上打击了很多欺诈上市、操纵市场、虚假信息、内幕交易等行为,广大投资者对这些不良行为十分憎恨。当然,提高监管水平、逐步改进公司治理也需要一个过程。

周小川提示称,美国出台《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特别是资本市场中心是否能够接受和承担这个挑战?能否借这个机会加快发展,真正建成国际金融中心?这既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内容,同时也是一个挑战,具有不确定性。中国如果真正下决心,要在这方面作出长足的发展,必须注重国际化,加强国际合作,在推动上海继续发展国际机构、国际资本往来方面上一个大台阶。

 

相关链接:

交通银行董事长任德奇:跨境金融服务,银行大有可为  

上海银行董事长金煜:银行服务逻辑在改变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上海金融中心建设必须加强国际合作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6-24

编者按:

对于银行业,变局时刻已经到来,机会与挑战都将是前所未有。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银行领导者们纵论当今银行业的大变革趋势,“变”这个主题在他们的观点中得到充分体现。《中国银行保险报》呈现其中部分观点,包括全球化变局时刻,中国必须建立自己的国际金融中心,银行服务逻辑的变化,在金融业开放加速下,银行在跨境金融服务方面未来发展潜力。

□记者 胡杨

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旨在加强对外国企业的监管。其中规定,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若连续3年未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被禁止在美上市融资,上市公司还必须披露其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

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谈及了中概股的相关话题。他指出,目前中美之间存在隔阂,可能少数中概股公司过去就做了准备,考虑先私有化再寻找别的地方上市,但多数公司恐怕并没有打算这么做。如果按照最新法案要求进行摘牌的话,国际投资者,特别是美国投资者和一些机构投资者的利益会受到损害。对于美国方面,特别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来说,如何体现他们保护美国以及其他国际投资者的利益也将是一个考验。

这种背景之下,中概股未来应何去何从?周小川认为,从乐观的角度来看,中国是个高储蓄的国家,中国历年总储蓄占GDP比重超过40%,因此只要机制设计得好,很容易找到资金投资新兴和成长的公司。所以从资金面上来讲,并不是中概股公司非要依靠国际市场融资,国内空间还是很大的。与此同时,中国GDP增长高于全球平均增长,从供给侧角度来说,还是会有不少好的公司,上市公司的资源还是存在的。

周小川强调,资本市场有一个培育发展的过程。中国经过了30年左右坎坎坷坷的路径,到目前为止资本市场的发展已经取得了一个很好的动能。虽然仍有差距,但包括市场建设、监督,以及围绕资本市场的机构成长都有很强的内在动力。在透明度问题上,中国在公司治理、外部审计质量等方面也有愿望和动力。这么多年来,中国也在资本市场上打击了很多欺诈上市、操纵市场、虚假信息、内幕交易等行为,广大投资者对这些不良行为十分憎恨。当然,提高监管水平、逐步改进公司治理也需要一个过程。

周小川提示称,美国出台《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特别是资本市场中心是否能够接受和承担这个挑战?能否借这个机会加快发展,真正建成国际金融中心?这既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内容,同时也是一个挑战,具有不确定性。中国如果真正下决心,要在这方面作出长足的发展,必须注重国际化,加强国际合作,在推动上海继续发展国际机构、国际资本往来方面上一个大台阶。

 

相关链接:

交通银行董事长任德奇:跨境金融服务,银行大有可为  

上海银行董事长金煜:银行服务逻辑在改变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