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车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

多家公司签出首单 保费平均下降三成

发布时间:2020-09-21 07:51:24    作者:仇兆燕 李梦溪 房文彬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仇兆燕 李梦溪 房文彬

9月19日,车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此前行业普遍预测,车险保费规模下降空间将在15%-20%之间。随着各财产险公司新车险首单落地,根据《中国银行保险报》对多家公司首单业务保费的测算,保费平均降幅为三成。

多家公司首单业务保费平均降三成

据《中国银行保险报》不完全统计,目前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平洋产险、中华财险、大地保险、众安保险、珠峰财险、亚太财险等多家财险公司已签出车险综改落地后首单业务,这些客户不约而同地都享受到了优惠,降幅比例从17%到50%不等。

上海车主贾先生因驾驶习惯良好,一年来都没有出险,这一次在太平洋产险投保保费就从去年的4150元降至今年的3171元,降幅达24%。《中国银行保险报》从太平洋产险进一步了解到,因保费优惠,贾先生还主动把三责险限额从去年的100万元提高到了150万元。

平安产险客户陆先生也不例外。据悉,陆先生2019年的车险保费为2352.6元,投保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今年投保时,不仅保费降到了1944.25元,降幅达17%,还新增了附加机动车道路救援、代为送检增值服务。

在湖南,首位享受车险综改红利的客户蒋先生,通过中华财险为爱车成功续保了车损险、三者险、车上人员司机和乘客险,商业险保费折后1197.75元,降幅为50%。

“这次改革根据实际风险状况重新测算了基准纯风险保费,不同客户的涨降费水平会存在一定差异,但整体来说保费是真真实实下降了。”平安产险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根据各家机构提供的保费降幅情况进行不完全测算后发现,同一车险产品在综改落地后,保费平均下降幅度在30%左右。

手续费乱象进一步缓解 市场趋于理性经营

长期以来,由于赔付率相对较低、手续费相对较高,且手续费竞争容易导致各种市场乱象等因素,车险行业备受诟病,也一直是监管关注的重中之重。

此次车险综改以“降价、增保、提质”为目标,直指车险市场乱象。9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将商业车险设定附加费用率的上限由35%下调为25%,预期赔付率由65%提高到75%,实现“减费、降价、不惜赔”,车险费用空间被大幅挤压,保险公司的费用竞争空间缩水。永诚保险个人客户承保部总经理丁澎表示,此举有效压缩了保险公司通过提高手续费作为竞争手段的空间。车险综改实施后,手续费乱象应该会明显缓解。

此前,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规范车险市场秩序有关意见的通知》也强调加强手续费管理,针对违规支付手续费、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违规开展异地车险业务等突出乱象,要坚持露头就打,打早打小。

“严监管是否能有效遏制手续费乱象尚需观察。多年的车险市场运营规律表明,车险的规范理性经营不仅在监管,更在于险企自身。”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车险综改实施后,过度依赖于车险经营的中小保险公司将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生存环境并不乐观。因此保险企业更应加速成本管控,推进行业精细化管理。

长安责任车险部总经理助理贾振雷认为,扭转中小公司困境主要看各公司的经营策略,并提出了两方面意见:一方面虽然赔付成本大幅度提高,但是在这个基础上,可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找到和培育优质的目标客户;另一方面就是压缩后线成本,压缩非市场费用。

去劣留精 推动全行业走健康发展之路

业内人士表示,车险综改后,车险自有渠道和中介渠道将会双重承压。

从自有渠道看,由于产能下降,在完成相同任务的情况下,需要更多保单件数,人力等成本将随之提升。丁澎表示,这种压力主要是从“获取保费”向“获取客户”转变的压力。此外,贾振雷认为,由于完成不了保费任务,业务员可能会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但换个角度看,此次车险综改后,自有渠道业务较强的公司受影响会相对小于依赖于中介渠道获客的公司。丁澎认为,改革后受赔付率上升、新车系数上限管控等因素影响,手续费明显下降,进而挤压车商渠道的利润空间,这对纯粹依赖中介渠道的部分中小公司打击很大。

此外,随着车险费用空间被大幅缩减,中介机构的生存空间也将被进一步挤压。“部分中介机构经营愈加困难,甚至消失。”一位保险中介管理人士介绍,基于车险产品的标准化、同质化,一些保险中介机构并未体现、同时也不具备专业能力,只是单纯的销售机构、出单平台,“大浪袭来,就是一个去劣留精的过程。”

尽管车险综改对车险中介机构具有一定冲击,但中介自身存在的痼疾也能在综改过程中得到“治疗”。“从2015年开始的上一轮商业车险费改已经不断向市场释放信号,车险业务费用率要降低、渠道费用会收窄,所以我们早就开始着手转型,发展销售、维修业务。所以,对于中介渠道来说,车险综改后收入一定会减少,但也不会是致命的打击。”某中介公司认为,高手续费时,中介主要角色变成了资金通道,套现的手续费大多返还给了消费者,自身利润其实占比很低,而且还要承担垫资压力;改革后手续费收入将变成自己真正的营业收入,可以引导中介走健康发展之路。

数据经营开辟新赛道 服务成竞争软实力

2019年,经过重拳整治市场乱象,车险综合成本率下降至98.6%,处在承保盈亏平衡点附近。

业内人士认为,从行业层面看,短期可能会有阵痛,长期将围绕盈亏平衡点波动。这带来的变化有两点:

第一,从长远来看,短期的压力也可转化为车险行业转型升级的动力,科技赋能和数据经营将为保险公司开辟差异化市场竞争的新赛道。这些因素已有所体现,以平安产险为例,在车险综改前,平安产险一方面加强政策宣传,为消费者解读新政利好,提升广大车主对综改方案的认知;另一方面,通过科技赋能打破时间、空间限制,构建面向客户、队伍、经营的线上平台,推动数据化转型和产品服务创新,在提升管理效率的同时,为客户提供更极致的服务。

第二,服务也成为保险公司车险竞争的软实力。《中国银行保险报》从人保财险获悉,在服务方面,改革后人保财险的商业车险将全面升级“心”服务,打造“线上线下”融合闭环新模式,为客户提供有温度的车险新服务。人保财险湖南省分公司就表示,对于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让消费者真真切切感受到改革红利。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则全面推进“理赔+承保+增值服务+数据驱动+服务品牌”线上化体系建设,搭建从承保、理赔到增值服务的闭环服务体系,已实现在“广东人保财险”微信公众号平台一键续保、一键理赔、一键查询功能;对个人客户简单案件实现一键报案—线上查勘—线上收集资料—定损确认的线上服务闭环化。


车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

多家公司签出首单 保费平均下降三成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9-21

□记者 仇兆燕 李梦溪 房文彬

9月19日,车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此前行业普遍预测,车险保费规模下降空间将在15%-20%之间。随着各财产险公司新车险首单落地,根据《中国银行保险报》对多家公司首单业务保费的测算,保费平均降幅为三成。

多家公司首单业务保费平均降三成

据《中国银行保险报》不完全统计,目前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平洋产险、中华财险、大地保险、众安保险、珠峰财险、亚太财险等多家财险公司已签出车险综改落地后首单业务,这些客户不约而同地都享受到了优惠,降幅比例从17%到50%不等。

上海车主贾先生因驾驶习惯良好,一年来都没有出险,这一次在太平洋产险投保保费就从去年的4150元降至今年的3171元,降幅达24%。《中国银行保险报》从太平洋产险进一步了解到,因保费优惠,贾先生还主动把三责险限额从去年的100万元提高到了150万元。

平安产险客户陆先生也不例外。据悉,陆先生2019年的车险保费为2352.6元,投保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今年投保时,不仅保费降到了1944.25元,降幅达17%,还新增了附加机动车道路救援、代为送检增值服务。

在湖南,首位享受车险综改红利的客户蒋先生,通过中华财险为爱车成功续保了车损险、三者险、车上人员司机和乘客险,商业险保费折后1197.75元,降幅为50%。

“这次改革根据实际风险状况重新测算了基准纯风险保费,不同客户的涨降费水平会存在一定差异,但整体来说保费是真真实实下降了。”平安产险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根据各家机构提供的保费降幅情况进行不完全测算后发现,同一车险产品在综改落地后,保费平均下降幅度在30%左右。

手续费乱象进一步缓解 市场趋于理性经营

长期以来,由于赔付率相对较低、手续费相对较高,且手续费竞争容易导致各种市场乱象等因素,车险行业备受诟病,也一直是监管关注的重中之重。

此次车险综改以“降价、增保、提质”为目标,直指车险市场乱象。9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将商业车险设定附加费用率的上限由35%下调为25%,预期赔付率由65%提高到75%,实现“减费、降价、不惜赔”,车险费用空间被大幅挤压,保险公司的费用竞争空间缩水。永诚保险个人客户承保部总经理丁澎表示,此举有效压缩了保险公司通过提高手续费作为竞争手段的空间。车险综改实施后,手续费乱象应该会明显缓解。

此前,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规范车险市场秩序有关意见的通知》也强调加强手续费管理,针对违规支付手续费、销售人员垫付手续费、违规开展异地车险业务等突出乱象,要坚持露头就打,打早打小。

“严监管是否能有效遏制手续费乱象尚需观察。多年的车险市场运营规律表明,车险的规范理性经营不仅在监管,更在于险企自身。”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车险综改实施后,过度依赖于车险经营的中小保险公司将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生存环境并不乐观。因此保险企业更应加速成本管控,推进行业精细化管理。

长安责任车险部总经理助理贾振雷认为,扭转中小公司困境主要看各公司的经营策略,并提出了两方面意见:一方面虽然赔付成本大幅度提高,但是在这个基础上,可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找到和培育优质的目标客户;另一方面就是压缩后线成本,压缩非市场费用。

去劣留精 推动全行业走健康发展之路

业内人士表示,车险综改后,车险自有渠道和中介渠道将会双重承压。

从自有渠道看,由于产能下降,在完成相同任务的情况下,需要更多保单件数,人力等成本将随之提升。丁澎表示,这种压力主要是从“获取保费”向“获取客户”转变的压力。此外,贾振雷认为,由于完成不了保费任务,业务员可能会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但换个角度看,此次车险综改后,自有渠道业务较强的公司受影响会相对小于依赖于中介渠道获客的公司。丁澎认为,改革后受赔付率上升、新车系数上限管控等因素影响,手续费明显下降,进而挤压车商渠道的利润空间,这对纯粹依赖中介渠道的部分中小公司打击很大。

此外,随着车险费用空间被大幅缩减,中介机构的生存空间也将被进一步挤压。“部分中介机构经营愈加困难,甚至消失。”一位保险中介管理人士介绍,基于车险产品的标准化、同质化,一些保险中介机构并未体现、同时也不具备专业能力,只是单纯的销售机构、出单平台,“大浪袭来,就是一个去劣留精的过程。”

尽管车险综改对车险中介机构具有一定冲击,但中介自身存在的痼疾也能在综改过程中得到“治疗”。“从2015年开始的上一轮商业车险费改已经不断向市场释放信号,车险业务费用率要降低、渠道费用会收窄,所以我们早就开始着手转型,发展销售、维修业务。所以,对于中介渠道来说,车险综改后收入一定会减少,但也不会是致命的打击。”某中介公司认为,高手续费时,中介主要角色变成了资金通道,套现的手续费大多返还给了消费者,自身利润其实占比很低,而且还要承担垫资压力;改革后手续费收入将变成自己真正的营业收入,可以引导中介走健康发展之路。

数据经营开辟新赛道 服务成竞争软实力

2019年,经过重拳整治市场乱象,车险综合成本率下降至98.6%,处在承保盈亏平衡点附近。

业内人士认为,从行业层面看,短期可能会有阵痛,长期将围绕盈亏平衡点波动。这带来的变化有两点:

第一,从长远来看,短期的压力也可转化为车险行业转型升级的动力,科技赋能和数据经营将为保险公司开辟差异化市场竞争的新赛道。这些因素已有所体现,以平安产险为例,在车险综改前,平安产险一方面加强政策宣传,为消费者解读新政利好,提升广大车主对综改方案的认知;另一方面,通过科技赋能打破时间、空间限制,构建面向客户、队伍、经营的线上平台,推动数据化转型和产品服务创新,在提升管理效率的同时,为客户提供更极致的服务。

第二,服务也成为保险公司车险竞争的软实力。《中国银行保险报》从人保财险获悉,在服务方面,改革后人保财险的商业车险将全面升级“心”服务,打造“线上线下”融合闭环新模式,为客户提供有温度的车险新服务。人保财险湖南省分公司就表示,对于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让消费者真真切切感受到改革红利。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则全面推进“理赔+承保+增值服务+数据驱动+服务品牌”线上化体系建设,搭建从承保、理赔到增值服务的闭环服务体系,已实现在“广东人保财险”微信公众号平台一键续保、一键理赔、一键查询功能;对个人客户简单案件实现一键报案—线上查勘—线上收集资料—定损确认的线上服务闭环化。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